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长风公园门票(长风回忆录211期丨站在15号线长风公园站2号口,回顾长风变迁史)

长风公园门票

将来天上的飞机无人驾驶、地上的火车无人驾驶,还有汽车也无人驾驶。
村中长者
围观群众
真的?
真的!“火车不是推的,牛皮不是吹的。”你们等着瞧吧。
村中长者
咦,想不到长者的话当时觉得荒谬,现在竟有点道理。当上海地铁15号线列车1月23日试运行,“无人驾驶”经过大渡河路地下时,我感到惊喜。
图|上海地铁15号线“长风公园站”(2号口)
第二天,我饶有兴趣地从“长风公园站”(2号口)乘上15号线列车前往上海南站(转车杭州),觉得方便多了,省却13号线换乘3号线的麻烦。我观赏这“无人驾驶”的列车像巨龙一样在地下穿行,目睹隧道内部的秘密,体验了一把现代高科技的“速度与激情”。15号线“长风公园站”(2号口)附近的一些旧事踪影,也在我眼前浮现。
图|“无人驾驶”的上海地铁15号线列车

这儿曾有过“碉堡”

旧事踪影一
时光回到20世纪50年代初期,这儿是田野(大渡河路还没有开筑)。田埂小路连通各村宅,有沟渠、有河浜,有菜畦、有坟墩,还有不少碉堡。
图|长风公园大舞台背面偏南方向林间保留着的碉堡
现15号线的东北方向,有一碉堡(长风公园竹林内,已拆除),其正北方向,有一地堡(海运花苑内,已拆除),其正南方向,有一碉堡(长风公园健身园玉兰亭底座),其东南方向,有一碉堡仍保留着(长风公园大舞台背面偏南方向的林间),其西南方向的原陈家渡路口旁,有一碉堡(已拆除)。在其周边方圆还有不少碉堡。这里是旧上海中山路西边护卫城市的一道防线。这里曾有过日寇飞机扔过的炸弹,这里曾有过战争年代乱飞的枪弹。(详情点击这里)
图|长风公园健身园玉兰亭底座旧碉堡顶盖
这些碉堡,有着我们童年玩伴的足迹。我们常在碉堡爬上爬下、钻进钻出,玩“打仗”的游戏,模仿解放军抓俘虏,高呼“举起手来,缴枪不杀!”“我们胜利啦,乌拉!” “武器”嘛,用一根筷子套上纸折的方块豆腐夹子,就是一把“手枪”;用一根筷子推拉竹管打出的“噼啪珠”(樟树花结的籽、废纸浸湿捏成的颗粒)。那个年代的玩具武器都是自制的,不像现在可以在网上购买。现在玩具武器中的仿制枪械,有的可以“乱真”。
碉堡,也是拾荒者临时栖身的场所。村口那座贴近地堡的地方,后来修筑大渡河路时,就曾被吴家宅一户居民搭房居住。该户在地堡上堆放农家杂物(洞口被土掩埋不便进出),门前小院,就靠近长风公园围墙。

这儿曾有过“茶摊”

旧事踪影二
时光到了20世纪60年代初期,刚建成对外开放的长风公园3号门(现4号门)外,有过10多家茶摊。所谓茶摊,是一张方桌、几只长凳,附近农家老人小孩在此摆摊“卖茶”。卖茶的主要对象是公园游客(也有过路客)。因为公园刚开放,公园里的山水佳境深受游客喜欢。但公园小卖部的冷饮(棒冰、雪糕、盐汽水、桔子水等)与茶室的茶水供应不上,经常售罄,游客口渴成了大问题。于是,3号门出现一道奇异景观:公园的铁栅栏门内,无数双手挤着伸出铁栅栏(当年公园售门票,不能随便进出),递着水杯和零钱,呼喊着门外的茶摊“买茶”。门外的众摊位来回忙着“打茶”。茶摊生意兴隆。

笔者参与了当年的“卖茶”活动:老外婆看茶摊,弟妹来回递茶,我担任“火头军”“运输”兼卖茶。茶水隔夜先用大灶烧好,凉在一口大缸内。白天继续烧水。茶水主要是用决明子煮成(也有大麦茶),呈琥珀色。我挑茶水到茶摊,大概有2、3百米的距离。大热天我们忙得汗水涔涔。劳动的汗水是甜的,当收款盒子里的钱币多了起来的时候,我们甜在心里。有一次我收到外国友人的一枚硬币,也不知面值是多少,心里更觉甜:我卖茶给外国友人吃啦!外国友人吃上我们长风地区的中国茶啦!

这儿曾有过“花卉节”

旧事踪影三
时光到了2006年,长风公园举办第五届上海国际花卉节(2006年4月7日至16日),开幕式的舞台就搭在这里。港星歌手梁咏琪、韩国“亚洲舞王”张佑赫等,前来献歌劲舞。奥运冠军刘翔出席并通过《新民晚报》对花卉节表示祝贺。沪上著名节目主持人金炜、吉雪萍主持了开幕式的演唱会。4万名观众近乎疯狂,欢声震撼长风夜空。笔者参与其中,感受其热烈氛围。(详情点击这里)

“以花会友”的“花卉节”每两年举办一届,之前还举办过四届。配合“花卉节”,这里也曾提供设摊交易的场所。数据统计:第一届花卉节,有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商家参展,国内许多商家也来布展。交易摊位370个,交易金额2500万。展期15天,观众突破百万。其余各届平均有50万观众、交易金额达到2000万。

长风“花卉节”为长风地区走向世界提供了一个大舞台。“花卉节”虽然过去了15年,但当年大家在这里参加活动的欢乐场面仿佛还在眼前。特别是梁咏琪声情并茂演唱的那首《爱的代价》,鼓励着年轻人面对生活,步伐铿锵,走向成熟:“走吧,走吧,人总是要学着自己长大;走吧,走吧,人生难免经历苦痛挣扎……”

笔者后记
站在上海地铁15号线“长风公园站”(2号口),回顾长风这一方时空城市化进程的历史变迁,我感到欣慰。我的童年、少年、青年、壮年乃至正在步入的老年,都是在长风度过的,感恩这块土地可以让我有爬铁臂山、看银锄湖、逛丽娃河畔的机会。潮起潮落、云卷云舒。“无人驾驶”的列车使当年的“科学幻想”成为现实,也缩短了长风与世界的距离。未来的这一方时空,还有不少精彩,现代高科技正在展现其迷人魅力。我欢呼长风搭上时代快车呼啸向前!





ReView
滑动点击图片解锁好看
1
“大渡河路金沙江路5死7伤交通事故”案,今日开庭!
2
太阳迟迟“不营业”?小哥带你长风公园云赏花!
3
华师大中山北路校门今起大修改造,这些变化你该知道!

部分资料取自长风公园上海国际花卉节纪念册
图文丨朱惠兴
整理丨黄琪
编辑丨胡騦敏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违者必究!

长风公园门票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