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知识

范进中举续写(《范进中举》续写)

范进中举续写
《范进中举》续写
2105班 马钰坤
  胡屠户紧紧攥着范进给的银子,千恩万谢,低着头,笑眯眯的回去了。
  过了没多久,忽然又一报录人飞马而至,叫道:“报错了!中举者非此范进,而是邻县范进!”
  自一听,范进便惊出一身冷汗,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报录人马前,问道:“怎的?你刚才说些甚么?”
  报录人答道:“是方才路途偏迷,走错了地方,不想走到你这里来了。中举的不是你,是邻县一个与你同名同姓的秀才。”说毕,跳下马来,从包里取出刚刚胡屠户赠予的几千个钱,说道:“是方才叨扰,闹出这么一般来。便将这钱财还你。”说着,将钱递予范进。
  范进并未接钱,长叹一声,身子向后一仰,又昏厥在地,牙关紧咬,不省人事。
  众人慌了,七手八脚将范进扶起,几个人把他抬到屋里,放倒在床上,灌了几口冷水。不过多久,听得范进喉咙里一阵咳,翻开眼睛,四下里看了一圈,又大哭起来,便要起身,一头往墙上撞去,众人连忙拉住。可他仍是哭,从床上滚到地上来,翻来覆去,众人哪里扯得住?只听得哭声凄惨,愈哭愈响,连方圆几里都曾听见,哭得众邻居都不免哀叹。
  其中一人道:“范老爷如何经得此般折磨,先前是喜疯了,如今又伤心疯了,这可如何是好?”另一人道:“什么范老爷,他如今没中,算不得老爷了,先前的贺礼,自然是不能收了……”未等他说毕,范老太太哭道:“谁让他好好的,偏要考甚么乡试,若不去,怎会出此般状况?”
  这时,有人高喊道:“胡屠户来了!”
  胡屠户急匆匆走进屋内,来到范进跟前,瞪着眼又想打他,被众人劝住。
  中间一邻居道:“罢么,胡老爹,你莫要问他,也莫要凶他,若是又说到他痛处了,岂不是要逼他寻短见?”
  胡屠户听罢,方住了手。那范进不住地哭,眼泪都哭干了,直至哭得咳出血来。众人慌忙拉他躺下,喂了两口水,才安静下来,但仍不住啜泣。
  胡屠户抱怨道:“怎么会出这样的事,若是那县令追来,我那银子可怎么办?”老太太哭道:“亲家,都什么时候了,你却还惦记着那银子,我这苦命的儿子可怎么办啊?”
  这时,有人出主意道:“那县令这会多半还不知道这回事哩,倒不如你们一家趁早离了此地,免得那县令来寻。”
  此时那范进也止住了哭,听见这话,便摇头叹息道:“唉!唉!唉!也罢!也罢!走了也好,趁早远离这伤心地,我委实是没脸见人了。我……愧对祖先啊……”
  ……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范进家屋内屋外都一扫而空,范进一家也不见踪影了。
  太阳慢慢落下了,留下一点凄凉的影子在大地上。

编辑:张丽敏
 审核:秦少秀 

一中经开文学社欢迎投稿:
[email protected]
请以WORD或WPS附件形式将作品发送到以上邮箱,标明班级、姓名、指导老师,期待大家的投稿!

范进中举续写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