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网络名言

湖北诗歌【群星荟萃 】||本怀推诗:拉萨|魏晓波|夜康桥|薄小凉|杨黎|杨章池|李昕|韩东|孙慧峰|泉子||NO:1280期

点击上方湖北诗歌关注,我们在这里等你

本怀读诗

文/拉萨
他朝牛槽里放草他对牛说没麸子了,只有草牛说好的牛吃完草,他对牛说咱们去犁地牛说好的犁完地,他对牛说我要把你卖到集市的锅上牛说好的在集市的那家锅上锅老板对他说没那么多钱要不你再便宜二百块牛对锅老板说如果真没有那二百块那你现在把我杀了把我的杂碎让他拿走
推荐理由:诗中之牛,对人步步忍让,诗中之人,对牛却得寸进尺;即使如此,牛也毫无怨言,并处处为人着想。“牛对锅老板说/如果真没有那二百块.那你现在把我杀了/把我的杂碎/让他拿走 ”,读诗至此,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唯有一声长叹,半壶老酒。
END
日常
文/魏晓波
少年拿手机
上网课
三个月打赏主播
六万元
怕被父母责骂
从八楼跳下
不慎砸中
一路过女子
该女子刚在
整容医院
做完手术
二人均身亡
推荐理由:少年之死,谁来负责?女子之死,何其无辜?貌似为电影情节,稍关注网络的人对此却并不陌生,甚至屡见不鲜,也许这正是魏晓波将此诗命名为“日常”的原因。而当如此“日常”越来越成为正常,公众的安全感与幸福感又将何在?这看似冷静而客观的叙述里,其实涌动着追问与沉思。
END
一块废铁
文/夜康桥
高炉不接纳它
钢坯不接纳它
一块废铁,就被钉在钢铁史的耻辱柱上
风吹雨淋
它被废的过程,其实简单、透明
从不吵闹
它把一身的锈气,当作秋天的埋首
低到尘埃
一块废铁,连荒原都不愿要它
它亦无所谓
上不了天,就下地。下不了地
就停在原处
它被废的过程,其实简单、自然
从不解释
一块废铁,连它的母国都不愿要它
推荐理由:“一块废铁”之所以引发联想与共鸣,在于它显然不只是一块废铁,而足以成为无数草根与底层的象征。这废铁的卑微、隐忍、无奈以及悲哀,渗透于具体而舒缓的叙述,没有仇恨,甚至连埋怨都没有,却有无限的怜惜与悲悯充溢其间。
END
独活文/薄小凉独活是一种小心思,是一个女孩
爱的时候说的反话
它气燥。性冷。味苦
不随三国志,不念楞严咒
入肝,肾,膀胱经
木瓜,牛滕都是它的配料
古医师把它倒进铁锅
翻炒有声,今天它在某个
诊所的塑料瓶子和彩色纸盒里
治疗孩子死去活来的头痛
还有什么可怕的呢,妈妈们
一勺一勺地慰劝
世间有疼,就有止疼片
推荐理由:“独活”之药性写得细致入微,“妈妈们/一勺一勺地慰劝/世间有疼,就有止疼片”最是打动了我。身为草根,难免有各种各样的磨难,病痛则为其中较难缠的一种。在医疗越来越昂贵的现实面前,相对价廉的中草药往往成了他们对付各种病痛的首选,即使孩子“死去活来的头痛”,妈妈们常常也只能选择独活来应对。幸好还有“独活”,幸好“独活”不只是独活,一直以来它都义不容辞地担负着救苦救难的使命。因此,本诗既为现实难活的悲歌,也是对“独活”的赞歌。
END
小鬼
文/杨黎我养了一只小鬼有那么大在我需要时喊一声它就出来我不需要时就把它放在手里我揣着双手走在街上别人看不见它
推荐理由:首先,我喜欢杨黎的坦诚,自古至今有几个人敢公开承认自己“养了一只小鬼”?其次,化虚为实的功夫相当老到,那看不见也摸不着的小鬼,不但如影随形,而且活灵活现,成了他不可或缺的部分。再次,他对小鬼的呈现具体而又细腻,似乎还有点自得,但这自得为表象,他应是借此凸显人性弱点,在自我警示的同时也警示他人。
END
喊妈
文/杨章池一个八十岁还喊妈的人一定是熬不下去了,要回到那个虚空怀中把近三万天的灰尘塞进重新年轻的子宫“妈呀,我该怎么办?”他交出自己,老眼中万物茂盛都变成生他养他的母亲。

推荐理由:这场景令人唏嘘,既凸显出人性软肋(体现在“要回到”与“妈呀,我该/怎么办?”),也呈现了母爱永恒。“一个八十岁还喊妈的人”,其母亲也许早已不在人世,却依然为他精神的支撑,是他临终时的慰藉与解脱。而他最终“交出自己”,“老眼中/万物茂盛/都变成生他养他的母亲”,足以让人感受到母亲在其生命里的至高无上,也可证明他一直以来从来都没忘怀过母亲。
END
被损坏的人文/李昕我和北野甜说一个人如果在十八岁之前被损坏了那就是永久性损坏如果超过18岁那就是可被修复的损坏在说这个的时候我的大脑里是一个非常精致的花瓶的画面然后它掉在地上碎了这就是我
推荐理由:王小拧在推介李昕时说,当“我们中的多数只满足于观察身边发生的事而心有所思,她则通过极度的内省剥离出生命的真相”。于一个女性而言这绝对为隐私,一般人不会将其说出来,她却不但将真相剥离出来,而且还有严肃的内视与自省。她警示未来者绝不可重蹈覆辙,不得因轻率而导致“永久性损坏”,这充分彰显出她的善良与勇敢。必须指出的是,诗中之“我”与诗人之间不一定能画上等号。
END
玉米地文/韩东很多奇异的事发生在夜晚,玉米地里站着一个白衣人。外公走过去,听见落水的声音,玉米地里现在只有玉米。比人高的玉米,深绿的玉米叶在月下反射亮光。他看见的是一个鬼,或者是一个贼。大胆的外公一直走到小河边,水面有一些夏夜的动静。一只绿蛇缠住了一只绿蛙,即使在朦胧中外公也能看清那颜色。他是否觉得自己是一个鬼?但至少今天已经是了。亲爱的鬼站在我家屋后的玉米地里,月光染白了他的衣服。
推荐理由:韩东有句名言——诗到语言为止。沈浩波在评价韩东诗作时曾说:“他诗中有人生,有情感,有悲伤,有咏叹,但这一切就在他的语言中,甚至,就是他的语言。或者说,他的语言,就是他的人生、情感、悲伤、咏叹。”就本诗而言,语言背后可能隐藏着悲伤的故事,也显然承载了沉重的悲伤,然而诗中只有具体、客观、冷静而又舒缓的叙述,即使情节、细节令人惊悚,但氛围淡定,甚至还显得幽默与唯美,外公则在这种捉摸不定里完成了生死,也贯通了生死。
END

文/孙慧峰
我从未见过我。
镜中的脸不是我。
我从未在我的脸上找到我。
我从未梦过我。
那在床上醒来,没睁开眼就想到我的
不是我。
我从来未病过我。
那病过而又痊愈的
不是我的我。
我从未看见我的灯笼
在我的体内点着
我从来没照亮过我。
我从未认识过我。那认识我的
正看着我的脸
或正看着我的文字,或正看着我的衣服。
我从未遭遇过我。
我只遭遇他人
不断的他人。他人。
那个喝茶的和那个吸烟的
那个爱着病人的和那个抢劫夜班护士的
哪个是我?
那个头发修长的和那个满面胡须的,
那个坐在主席台上的,那个与异性一起坐在浴缸里的
哪个是我?
还是他人。都不是我。
那么多他人都用他人的形式成为他人
或许,我只是众多他人中的一个?
甚至是树中的一个?
动物中的一个?
石头中的一个?
我从未去寻找我。
我从未因为丢失我而沮丧我。
我爱着他人而不是爱着我。
我经常教育我从未见到的我——
非我可能正是我,正是我可能是非我。
我来时我存在我,我走时,我带走的只是我。
推荐理由:庄周曾有过梦:究竟蝴蝶是我,抑或我为蝴蝶?就本诗而言,“我”或许并未做梦,却也恍若梦中,甚至比庄周之梦还复杂得多。这也好理解,只因当下这个时代远比庄周所处的时代丰富而又多元。“我从未见过我”“我从未梦过我”“我从来未病过我”“我从未看见我的灯笼/在我的体内点着”“我从未认识过我”“我从未遭遇过我”,诗人层层深入揭示“我”之虚无,并因此而质疑“我”的身份与存在,最终则回归自然,成为自然里的一份子,这其中显然有关于“我”的自省与自警。而在当下,又有多少人走着走着就忘了自己是谁,而等到醒悟,往往都悔之晚矣。
END
巨石
文/泉子“他就不能想想那些继续活着的人吗?”一位旁观者的义正严辞,让我意识到,你求生的欲望或许真的是不道德的,当你说,你想回杭州的大医院治疗时。而更显然,在你从省城肿瘤医院离开的那一天,甚至是在这之前的很久以前,在你做完第三次化疗,而癌细胞依然加速向全身扩散之后,在医生向你描述死的种种可能性中那越来越清晰而确定的一种时,你妻子已然在心底彻底将你放弃了。当我向她转述你的请求时,她说,这该是多大的一场折腾,而这一切又都是于事无补的!你就当他是一个孩子,哄哄他,或许,你还可以听听他父母的意见。电话的另一头,一个悲伤但坚定的声音多少有些让我手足无措,直到第二天一早,我收到了你的最后一条短信:救救我!我驱车三小时赶到了你父母生活的小山村。当我走进那间昏暗的房间时,你挣扎着,但终于未能起身。“要回杭州吗?”我未能从你身体的晃动中分辨出你在点头还是摇头。而你的手不断挥动着,仿佛我们之间隔着无数飞舞的蚊蝇。我准备叫救护车的建议被你父亲坚定而有力的手势打断了,你妻子在一旁解围,要不再等等,等到明天早晨,或许,他那时能更清晰地表达。剩余的时间是沉闷、压抑与尴尬的,直到夜的最深处,你终于的死,帮助卸下了那压在每一个人心头的巨石。
推荐理由: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即使亲情往往也难免如此。诗中之“他”显然不甘心就此离开,亲人在明白真相之后,却又难以成全“他”最后的愿望,妻子如此,父亲也如此。“要不再等等,等到明天早晨,/或许,他那时能更清晰地表达”之托辞,“你终于的死,帮助卸下了/那压在每一个人心头的巨石”之结局,以及这结局到来时的皆大欢喜,都为读者展示了事实的严酷与现实的逼仄。在这个普遍缺少临终关怀的年代,莫要指望谁会来满足你最后的意愿,即使亲人,也很少有人愿意来作这种无谓的付出。事实就是如此,谢谢泉子将其具体而清晰地呈现。
吕本怀,笔名清江暮雪,湖南省华容县人,六零后。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诗歌学会评论委员会委员,曾在报刊发表诗文评两百余篇。读诗以自娱,写诗为录世。
《湖北诗歌》微刊
总 编:路漫 韩林子
主 编:雪域探客
副 主 编:王兴中
主 任:大漠箫寒
群管主任:大漠(兼主编助理)
外联主任:优雅的枫叶
校 对:李旸 方启良 王建新
平台编辑:罗锦华 文玉冰
诗评编辑:大漠箫寒 吉方君 王建新 李旸 毛德海 罗锦华 方启良 文玉冰 何子轩 邓玲 刘兴全 鲍文贤 邱明华 甘新田 王兴中
《湖北诗歌》纸刊
总 编:路漫
主 编:韩林子
副 主编:张维清
主 任:雪域探客
编 委:麦聃 水晶苑 陈若水王兴中 二缘
刊名题字:管用和
《中华山诗刊》纸刊
总 编:刘东
主 编:韩林子
执行主编:雪域探客
编 委:张忠海 王保华 刘克海 叶传德 沈志彬
刊名题字:任蒙
《世界诗坛》纸刊
主 编:韩林子(中国)
副主编:淑文(新西兰) 林志国(中国)
编 委:无定河(中国) 佩莲(马来西亚) 王莘(新西兰) 大卫(加拿大) 木头脑子(新西兰) 陈金茂(美国)

图一:湖北诗歌
图二:雪域足迹
组稿:编辑部
编辑:罗锦华
《湖北诗歌》《中华山诗刊》《世界诗坛》纸刊备稿基地。投稿邮箱:
843887751@qq.com
欢迎转发点赞,看完记得点“在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