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伤感句子

山东精短文学“雅格杯_回归自然”全国小小说大赛52号入围作品- 佟掌柜 ‖【回家的路】

回家的路
文/佟掌柜
傍晚,大雨如注,宽阔街道上快速而密驶的车流,在雨刮器的摆动中扭动着。
车窗的视线前方,一块白色塑料布在雨气灰蒙中漂浮,片刻,停在路中央,一动不动。我心里不由得暗骂了句,现在的人素质真差,到处扔垃圾。及近,才看出那是一条拖着伤腿过马路的小狗。它早已被雨水浇透,川流不息的车轮迸溅的泥水,劈头盖脸地往它脏兮兮的小身子上,肆无忌惮地喷射着。它的身体蹒跚地躲过一个个危险的境况。显然,在横过一半马路时,它被前面过往的车辆撞伤了。那些穿梭不绝的快速的车流,阻住了它继续完成剩下一半的路。
车开到它面前的当口,我急忙打转方向盘,往它移动的相反方向躲去。那一瞬间,它滴着水的白色毛发,略微颤抖的身体,惊惶不安的目光,定格在我眼里。我想刹车,但不敢刹车。我身后,还有无数急驶的车流。
一想到要下课的女儿,我收回四处寻找可以停车地方的目光。接到女儿回来的路上,我对女儿讲了刚才的事。我们急迫不安地望着路面,我希望看不到它。可是还是看到了。那条白色的小狗,走在大街上被雨水淋透了的小狗,被疾驰的车辆撞伤了腿的小狗,已变成贴在地面上扁扁的一小片,就连该有的血水都被这无情的雨,冲刷得一滴不剩。
我的胃开始翻滚,眼睛也似被雨水蒙住了。我努力眨着眼睛,想把泪水挤出去,可是朦胧中闪现的一个清晰画面,撞得我头部涨裂。
那是十几年前的事了,我还没有结婚,只有一条金毛犬和我相依为命。它虽然是一只公犬,但我仍然执拗地给它起了“薇薇”这个名字。薇薇懂事、粘人,跟我同吃同住,我和它说过的话比和人类说过的多得多,它每次听我唠叨,都会把它的大脑袋,贴在我身体的某个部位,用它那双含情脉脉、专注的大眼睛,不时地看我一眼。
那天,那天我喝了酒,它和以往一样,上了我那辆半新不旧的桑塔纳。我将车停在路边进超市买水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熟人,和他昏天黑地地聊了好一会儿,等我出来的时候,看“薇薇”正追着一辆和我的车一样的破桑塔纳过马路,那是一条没有红绿灯的小路,我的薇薇被另一辆疾驰的货车碾压在车轮下。
耳边传来女儿的哀叹,那弱小的声音像天际飘来的谶语:爸爸,它太可怜了,你刚才为什么不把它抱回家?
我知道,这是今天人世间发生的一件小若尘埃的事。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儿时生活的村庄,天蓝的没有云丝,不远处的荷塘里,光着屁股的孩子们将荷叶顶在头顶。那只白色的小狗,慢悠悠地走在村庄的土路上……
山东精短文学编辑部
总编
张巧梅
执行主编
王瑞伟 李洪菊 石少峰 潘杰
总审
祝全华 王焕东
副主编
尹延哲 晴月
黄旭华 张庆杰
编辑
赵献花 张桂婷 杨宏永
卢健生周彩霞陈雅萍
  
优秀平台推荐: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