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知识

红房子游戏(阿姆斯特丹 | 艺术家的填色游戏房)

红房子游戏

17世纪时,阿姆斯特丹的全城居民决定新开凿一条环形的运河带。
这些水道与沿岸的堤坝、树木与奢华非凡的酒店,通过错综复杂的小路交叉连接成了一个网状的水路系统。“九条街”这个历史街区便在这样的背景下应运而生。而《IDEAT理想家》此次拜访的这位艺术家,他的公寓就隐匿在那三排街道之间的迷宫小巷里。

餐厅里,并置着两张餐桌:黑色餐桌是Iris Eichenberg的作品,而橙色的那张则是屋主Ruudt Peters亲手所制。餐桌周围摆放着Riccardo Blumer设计的餐椅Laleggera(by Alias)。墙上挂着的是Rob Versluys的摄影作品。Ruudt的一组作品被置于黑色餐桌之上。
“九条街”区域,星罗密布着文化中心、时装店、仿古物品店、小餐馆、设计师展厅……尽管时光荏苒,这里的一切却未曾真正改变,弥散其间的文化与手工业氛围一如往昔。一些历史建筑以及艺术家工作室见缝插针地坐落于这些铺面之间,而珠宝设计师Ruudt Peters与其搭档Leo Versteijlen的工作室也是其中之一。

他们建于17世纪的房子,在今天显露出一番现代气息,尤其多亏了Ruudt设计的珠宝,屋内众多富有艺术性的墙面就如同一个又一个完美和谐的舞台布景。身为一家城市规划发展事务所的艺术总监,Leo执掌了这幢五层楼房的翻新设计。

在他工作室的二楼,Ruudt Peters一头陷入了对于珠宝系列“Anima”(灵魂)的思索中。
“我们在1984年买下了这处房屋,然后立即就对它进行了翻新。”Ruudt Peters回忆道。几年之后,他和Leo决定对房屋的装修进行再度润色。“我们早前进行的工程为起居室中央留了一块椭圆形的区域,原来的空间因此被分成了两部分。我们这次拆除了这一设计,于是能够自由地重新利用这片5米× 15 米的巨大空间。”

为了使整体空间更富有艺术感,Ruudt和Leo对家具的选择小心翼翼。几乎每件家具,在彰显热情个性的同时,又会让人觉得仿佛置身于一家博物馆。黄色和白色的油漆为阁楼传递出摩登风情的同时,卧室与浴室也在此次的设计中重获新生。

在办公室里,Ruudt坐在一张由Roderick Vos设计的RAL桌(by Lensvelt)旁,而桌子周围摆放着的均是出自Ettore Sottsass之手的老式座椅。

Ruudt在客厅的桌上陈列了“Rubedo”系列陶瓷(2001年),这张采用云纹装饰的边桌被漆成了大红色。桌后可以看到Philippe Starck所设计的Royalton长沙发(by Driade)。

楼梯作为连接所有楼层及其不同功能的工具,是整幢房子的中心元素。当心,还有条狗守着门呢!
从房门入口处,视线就能随着狭窄的楼梯一径望到五楼,因此红色成为整幢房子的“脊椎”:从Ruudt的工作室(或实验室)所在的二楼,到他们两位的工作室所在的三楼,再到客厅所在的四楼,最后抵达卧室与浴室专属的五楼。

Ruudt Peters把这幢房子形容为一架“机器”,他们两个人的日常生活就通过这架“机器”隆隆运转。“我们的想法是让房子内部显得更加温暖,于是就想到了在窗户、壁橱和一些细木工程上使用涂色橡木。André Van de Wijdeven设计的白色艺术品则奠定了翻新后的客厅的基调。”客厅的家具经过了精心选择:红色的云纹矮边桌上面用“Rubedo”陶瓷系列装点,亮橙色餐桌就并排放在Iris Eichenberg的桌子旁边……

Ruudt在André Van de Wijdeven创作的雕塑 “Rexx”旁为我们摆出各种拍摄造型,而这件作品的一边就是客厅。

Ruudt和Leo花了30 年时间才刚刚将他们的艺术收藏丰富了起来。所有的艺术品都凝聚着设计师的思考以及他们本人最深层的情感。“我们总是会被艺术深深打动。买下这幢房子的目的就是为了发掘更多的艺术。就我而言,这也是一种情怀,一种对过去和对我本人内心深处的追寻。”今天,他对内心意义的追寻以这幢各处细节都面面俱到的房子而被呈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Ruudt正忙着整理办公室,红色的灯具来自Herman Hermsen的设计,名叫“Along came Bette”(by Designum)。近景处可以看到绿色RAL桌(by Lensvelt)的一角。

Ruudt正在全神贯注地进行他的设计试验。

顶楼是这对伙伴的安全港湾。Le Corbusier、Jeanneret 和Perriand共同设计的LC4长椅(by Cassina)。

?
撰文 → Marc Heldens 翻译 → 马洁宁
摄影 → Mark Seelen

红房子游戏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