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伤感语录

千古诗词聚贤庄·讲座(32)|| 梦痕:作诗百法(五)

作诗百法(五)
整理/梦痕
第七纲:派别
学诗百法之七十 探索源流法
古体诗之源流创自商周以上,而备于汉魏六朝。有三言、五言、七言、杂言诸体。三言古者,昉于虞舜皋陶之歌,特句必系一助辞耳,厥后,汉有郊祀歌,兹体为者绝少。盖句止三字,达意已难,遑论古朴乎?四言古者,以八伯之歌、康衢之谣为最古,至商周而大盛,《诗经》三百篇,四言盖居十之九也。后世仿而善者,厥为陶靖节。兹体之难,在不袭《诗经》一语,而音节极肖。五言古者,始于李陵、苏武之赠答,魏晋以下,专尚兹体。良以不丰不约,最便达情,而流派至多。概括言之:则有正、变二体。正体主格韵高远,如苏,李之不尚雕饰,妙造自然,非后人所能学步;其次则陈思之遒丽,彭泽之闲逸,康乐之精致,皆为卓然大家。变体贵才气纵横,辞意详尽,其源亦出于汉。如《焦仲卿妻》诗,及蔡文姬《悲愤辞》首章是也。及唐之少陵、昌黎,各以其排山倾海之气,驱风走霆之笔,著为大篇,两间之奇气始尽。七言古者,源于汉武之柏梁联句,其实一句一韵,一韵到底,与唐以后之七古异也。唐初其体大备,如少陵、昌黎以雄奇跌宕胜,乐天、微之以缠绵哀艳胜,王、李、高、岑以短劲峭拔胜,后人千态万貌不能越其范围矣。杂言古者本乎上古歌谣,及琴操、楚词之属,至无名氏之《术兰辞》而后体格乃成。后世为此者,惟太白最工,其才气盛也。
第八纲:流派
学诗百法之七十一 分别宗派法
古体诗之源流,既如上述矣。则今体诗之宗派,学者又不可不知一二。今体诗者,成于李唐一代,有五律、七律、五绝、七绝、五言排律、七言排律诸体。五言律者,以五言八句成章。律之云者,调平仄、拘对偶,如法律之严也。唐时以五言应试,故于兹体无人不作,无作不工。至择其尤胜者,则以陈子昂、杜审言、沈佺期、宋之问之典丽精工为一派;王维、孟浩然、储光义、韦应物之清空闲适为一派;李白属之风华宕逸为一派;杜甫辈之沈雄悲壮为一派;而论其时,则又有初唐、盛唐、中唐、晚唐诸分别。七言律者,以七言八句成章。视五言律为尤难,五言律可恃性灵超悟,七言律则非积学攻苦,未易穷源,故终唐一代,惟少陵独擅其长。金钟大镛,哀丝豪竹,无美不备,无奇不臻,非特当世诸贤,悉归牢宠,即宋、元各体,亦罔不赅括,横绝古今,莫能两大矣。此外则王右丞之精深华妙,卓然自成一派,所不逮少陵者,博厚而已。五言绝者,截取律诗之半,以五言四句成章。诗之至短,而亦至难工者也。其字句可对、可不对、可全对、可不全对。唐人工兹体者,以太白、摩诘为最。其他各派之中,亦多有可采处。七言绝者,以七言四句成章。第每句较五言增长二字,声律和婉,可以行气,故诗家多喜为之。唐人零缣断璧,无有不工,而太白、摩诘、少伯辈,尤能各擅其长。五言排律者,即律诗之扩张,自十句至数十百句不等,其平仄、对偶,皆与律诗同,而其敷陈事实,则与古体同。七言排律者,即七言律诗之扩张,声长而字纵,虽少陵不克自振,遑论余子,故后人多不敢为也。

学诗百法之七十二 研究变迁法
风、雅、颂既亡,一变而为《离骚》,再变而为西汉五言,三变而为歌行杂体,四变而为沈宋律诗。以时而论,则有
建安体:汉末年号。曹子建父子及邺中七子之诗。
黄初体:魏年号。与建安相接,其体一也。
正始体:魏年号。嵇、阮诸公之诗。
大康体:晋年号。左思、潘岳等之诗。
元嘉体:宋年号。颜、鲍、谢诸公之诗。
永明体:齐年号。齐诸公之诗。
齐梁体:统两朝而言之。
南北朝体:统魏周而言之。与齐梁体一也。
唐初体:唐初,犹袭陈、隋之体。
盛唐体:开元、天宝间诸公之诗。
大历体:大历十才子之诗。
元和体:元、白诸公之诗。
晚唐体:贾、刘、杜、孟诸公之诗。
元祐体:苏、黄诸公之诗。
江西宗派体:山谷为之宗。
以人而论,则有:
苏李体:李陵、苏武也。
曹刘体:子建、公幹也。
陶体:陶渊明也。
谢体:谢灵运也。
徐庾体:徐陵、庾信也。
沈宋体:沈佺期、宋之问也。
陈拾遗体:陈子昂也。
王杨庐骆体:王勃、杨炯、庐照邻、骆宾王也。
张曲江体:张九龄也。

少陵
太白体
高达夫体:高常侍适也。
孟浩然体
岑嘉州体:岑参也。
王右丞体:王维也。
韦苏州体:韦应物也。
韩昌黎体:韩愈也。
柳子厚体:柳宗元也。
李长吉体:李贺也。
李商隐体:即西昆体也。
卢仝体
白乐天体:白居易也。
元白体:元微之(元稹)、白乐天(白居易),其体一也。
杜牧之体:杜牧也。
张籍体
王建体
贾阆仙体:贾岛也。
孟东野体:孟郊也。
杜荀鹤体
东坡体
山谷体:黄庭坚也。
后山体:陈师道也。后山本学唐,其语似者,仅数篇耳。其他或似不全,又其他则本其自体也。
王荆公体:王安石也。公绝句最高,其佳处高出苏、黄、陈之上。
邵康节体
陈简斋体:陈与义也。亦江西派而小异。 杨诚斋体杨万里也。初学后山,最后亦学绝句于唐人,已而尽弃诸家之体,而别出机杼,盖其自序如此也。
又有选体选诗时代不同,体制随异。
柏梁体:汉武与群臣共赋七言,每句用韵。
玉台体:《玉台集》乃徐陵所序。汉魏、六朝之诗皆有之。
西昆体:即李商隐体。
香奁体:韩偓之诗,皆裾裙脂粉之语,有《香奁集》。
宫体:梁简文伤于轻靡,时号宫体。
又有古诗、近体即律诗也。绝句、杂言、歌行古有鞠歌行、放歌行、长歌行、短歌行,又有单以歌名行名者,不可枚述。
乐府汉成帝定净祀,立乐府,采齐、楚、赵、魏之声,以入乐府,以其音调可被于弦管也。
楚辞始于屈原。
琴操古有水仙操,辛德源所作。
别鹤操,高陵牧子所作。

谣,沈炯有《独酌谣》,王昌龄有《箜篌谣》,穆天子之传有《白云谣》也。
又有以叹名者古词有《楚屈叹》、《明君叹》。
以怨名者《选》有《四怨》,乐府有《独处怨》。
以哀名者《选》有《七哀》,少陵有《八哀》。
以愁名者古词有《寒夜愁》、《玉阶愁》。
以思名者太白有《静夜思》。
以乐名者齐武帝有《佑家乐》,宋臧质有《石城乐》。
以别名者子美有《垂老别》、《新婚别》、《无家别》。
他若风人上句述其语,下句释其文,如古《子夜歌》、《续曲歌》之类,则多用此件。
藁砧古乐府篇名,多用僻词隐语也。五杂俎见乐府。两头纤纤亦见乐府。盘中《玉台集》有此诗,苏伯玉妻作。写之盘中,屈曲成文也。回文起于窦滔之妻,织绵以寄其夫也。反覆举一字而诵皆成句,且无一句不押韵,反复成文,李公诗格有此诗。杂合字相折成文,孔融《渔父》、《屈节》之诗是也。建除鲍明远有《建除诗》,每句之首,冠以建、除、平、满等字。诸等诗体,皆因愈变愈奇,而不可奉为常法者也。兹因便人研究诗之变迁起见,故述其大略于上。
学诗百法之七十三 提挈纲要法
诗之大别有三:一曰说理,二曰言情,三曰写景是也。此三体者,即为作诗之纲要,初学不可不知,兹再分别说明于后:
一、说理
说理之诗,宋儒偶一为之,诗家且谓之旁门,不知作诗之说理,与谈性命之学不同,理有事理、物理之分,散在六合,聚在一心,皆此理也。故诗人吟咏一事一物,必于事物真相,曲尽无遗,亦可免肤泛之弊。
二、言情
言情者,非仅写家人社交中之情也。凡一山一水,一草一术,接触于吾人之目者,无往非情之所寄,而借诗以写之。虽山水草木,皆若钟情于我,唐人诗云:’长疑即见面,翻致久无书。’所谓诗以言情者,即此是也。
三、写景
言情以外,写景尚矣。画家写景,能写花而不能写花香,能写鸟而不能写鸟语。惟诗人则能之。如唐诗’花有清香月有阴’句,则不但写花香,且写花香之清也。又如’春至鸟能言’句,则不独写鸟言,且写鸟之能感时而言也。前人谓王摩诘’诗中有画’,此言洵不诬也。

第九纲:体裁
学诗百法之七十四 学作歌谣法
歌谣者,类皆出于不通文墨及粗识字义之人;或因时事之感触,或因景物之动兴,不假思索,随口而吐。惟当其歌咏慨叹之际,偶然一抑一扬、一顿一挫,不期婉转动听而自成叶韵也。兹特各举一例,并示作法于下:
击壤歌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凿井而饮,耕田而食。
帝力于我何有哉?
上为唐尧之时,老人击壤而作,故即以《击壤》二字为歌名,息字食字,自然叶韵,是为歌体之祖。
康衢谣
立我烝民,莫匪尔极;
不识不知,顺帝之则。
上为唐尧微服出游康衢时,闻儿童所作者。极字则字亦自叶韵,是为谣体之祖。

学诗百法之七十五 学作乐府法
乐府之名,起于汉初。须有苍老古雅之色,溢于词句之间。若一涉议论,便不似乐府矣。其调以《君马黄》、《临高台》两首为最古,今已不可复得,试择其近于古者,列示于后,俾学者得以知其作法也。
龟虽寿 魏武帝
神龟虽寿,犹有竟时。
腾蛇成雾,终为土灰。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烈士暮年,壮心不己。
盈缩之期,不独在天,
养怡之福,可得永年。
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上诗于《三百篇》外,特创一格。词句峭劲,音节奇响。至’老骥伏枥’四句,尤为通体筋节,洵乐府中之上乘也。
善哉行 魏文帝
上山采薇,薄暮苦饥,
溪谷多风,霜露沾衣,
野雉群雊,猿猴相追,
还望故乡,郁何垒垒。
高山有崖,林木有枝,
忧来无方,人莫之知,
人生如寄,多忧何为?
今我不乐,岁月如驰。
汤汤以流,中有行舟,
随波转薄,有似客游。
策我良马,被我轻裘。
载驰载驱,聊以忘忧。
上诗言客游之感,通篇着眼在’忧来无方’一句,末后言客游似行舟,即以行舟喻客游,措语工巧之至,结句收到忘忧,与忧来针锋相对,尤为难得之作。

学诗百法之七十六 学作五古法
作五古有四要:曰分段,曰过脉,曰回照,曰赞叹。先要分段,首段笼罩全篇,以下一段一意,防杂乱也;次要过脉,名为血脉,此处用两句,一结上,一生下也;又次要回照,谓十步一回顾,以照题面;末要赞叹,每段作一消息语,以赞叹之,全篇局势,方不迫促,若短篇则每句以第三字为关捩,尤宜法意。兹示作法于下:
望 岳 杜 甫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上诗通首用仄韵而不转者,首两句言其地,次两句言其状,五六两句实写望字,末两句高瞻远瞩,气象不凡,非老杜安得有此。
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 李 白
暮从碧山下,山月随人归。
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薇。
相携及田家,童稚开荆扉。
绿竹入幽径,青萝拂行衣。
欢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挥。
长歌吟松风,曲尽河星稀。
我醉君复乐,陶然共忘机。
上诗通首用平韵而不转者,起四句言下山,承四句言访友,转四句言置酒,末二句言就宿,层次分明,诗情淡远,不愧为金科玉律也。
学诗百法之七十七 学作七古法
七古须有铺叙,有开合。徒以镂刻为巧,放纵为豪者,固失之滑,而流于萎弱;过于纤丽者,亦失之靡。能于优柔和平中,求气势宏阔,顿挫激昂,庶几近之。至于篇幅之长短,或仅四句,或数十句,或百余句不等,而总以第五字为关捩。兹将其作法略示于以下:
诮山中叟 施肩吾
老人今年八十岁,口中零落残牙齿。
天阴伛偻带嗽行,犹向岩前种松子。
上为七古之最短者,首句言老人之年,次句言老人之齿,第三句言老人之行,描写老态,至矣尽矣。末句极言其作事之勤,气韵何等深厚,笔致何等幽雅,洵佳构也。
岁晏行 杜 甫
岁云暮矣多北风,潇湘洞庭白雪中。
渔父天寒网罟冻,莫徭射雁鸣桑弓。
去年米贵阙军实,今年米贱又伤农。
高位达官厌酒肉,此辈杼轴茅茨空。
楚人重鱼不重鸟,汝休枉杀南飞鸿。
况闻处处鬻男女,割慈忍爱还租庸。
往日用钱捉私铸,今许铅铁和青铜。
划泥为之最易得,好恶不合长相蒙。
万国城头吹画角,此曲哀怨何时终。
上诗为伤时之作,通首不转一韵,起四句从岁暮说入,承四句即回顾去年,楚人以下八句,写当时之苛政虐民,实有无限感慨,结句点出哀怨二字,尤为沉痛之至。
作者简介
梦痕,本名陈晓黎。出生于1974年1月15日。高中毕业。近年由于双腿残废,现在卖水果为生。
投稿说明
⊙同题由千古诗词聚贤庄微信群内不定期收录
⊙个人专辑投稿邮箱:532065617@qq.com
⊙个人专辑投稿限5–10首。要求原创首发,投稿时附上200字以内的个人简介和本人照片一张。30天内未接录用通知可另投他处,在此期间请勿做他投。拒绝抄袭,文责自负。
⊙投稿作者敬请关注本平台公众号,并在稿件刊发后及时转发专辑链接到朋友圈以及所在的微信群,以提高文章阅读量。
⊙发表个人专辑的作者,当期所得赞赏金额的60%作为作者的稿费归作者所有,40%作为平台运作和今后办刊物所用,赞赏低于10元者不予发放,稿费于刊发后的第10–15天内发放(未按说明发朋友圈则不予发放)。
千古诗词聚贤庄管理团队
顾 问:竹溪浣墨、李东亚、拈花一笑、茗香书屋、梦 痕、四明山里人、黄劲
总 监: 秉烛夜游
副总监: 九条命
庄 主: 理 野
总 管: 归 燕
编 委:析城山、流云飞鹤、六角水、
马大囧
群管部主管:红 叶(一群)
鸽 子(二群)
群管理:野 鹤、肩上蝶、朱朋龙、
若 曦、虚 竹、遇上你是我的缘
往期回顾千古诗词聚贤庄·讲座(29)|| 梦痕:作诗百法(二)
千古诗词聚贤庄·讲座(30)|| 梦痕:作诗百法(三)
千古诗词聚贤庄·讲座(31) || 梦痕:作诗百法(四)
《千古诗词》纸刊征稿启事暨组稿通道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