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微雨随笔:美在远村

美在远村
微雨/图文

我一直认为,一个孩子在农村长大是幸运的。当然,前提是他衣食无忧,且有爱他的家人陪伴。
在农村长大,也就意味着他有更多接触自然界中山水草木、花鸟鱼虫的机会,有风雨中奔跑、阳光下灿烂的切身体验,尝过汗水的苦涩和果实的甘甜,懂得稼穑不易、物力维艰的朴素道理。那么,在他长大以后,即使离开这片广阔的土地,哪怕独处在钢筋水泥筑就的冰冷房间,哪怕在高楼林立的空隙只能看见一方蓝天,他的内心里也始终有整个辽阔的晴空。即使看见一片树叶,他就会联想到那一片茂密的树林。即使独处,他也不会寂寞:一片叶,一朵云,一只鸟,都会是他的心灵伙伴。哪怕身处荒无人烟的地方,相信他也能让土地开出马铃薯的花来。
小时候在农村长大,和现在的孩子们一样,对周围的花开花落、云卷云舒亳不在意。这大自然的一切,如同吃饭喝水一样自然而然地融入在我们的生活中。“斜风对细雨,朝霞对夕阳”,就真真切切地在我们眼前。“雨中山果落,灯下草虫鸣”也绝对是从生活中走进语文书里的句子。至于那“绿色的青纱帐”“金黄的麦浪”,还有那“田地里的守望者——稻草人”,谁又没看见过呢?
渐渐地,十年过去了,二十年过去了,三十年也即将过去了……曾经为了追逐远方而一度逃离的农村,却成了许多人再也回不去的故乡。而我,依然有幸站在这村小的门前,看着这日渐光鲜又空落的崭新世界。在我的眼前,绿树环绕着村庄,村庄围拱着村小;浓密的树荫上方飘扬着五星红旗,袅袅炊烟里荡漾着书声琅琅。仿佛还是上小学时那熟悉的场景,还是青年教书时那美好的清晨。
在这里,一脚踏出门就能看见天空。的确,太阳每天都是新的,天空也每天都是新的。不必说阴晴多云的变化,单说每一个晴朗的天空,天的蓝也是深浅不同的,云的卷舒聚散更是变化无穷。有时晨起时碧蓝如洗,纯净得无一丝皱褶和瑕疵;到中午则莹蓝如镜,或点缀几朵似雪孤云,或任云彩儿飘逸如丝;到下午时只见风起云涌,积云如山,或霸占整个天空,或被晚霞烧得通红。无论何时,你站在空阔的操场上抬头看,站在老槐树的树荫下抬头看,站在教室的廊檐下看,看到的天空又各有不同。无论站在那个角度,你头顶都会有一方别样的天空。
在这样的环境里,我常常忍不住想带孩子们到室外去上课。比如雨后的早晨,与其站在教室的三尺讲台上,教孩子们想象“雨后的清晨,该是怎样的美好?”不如带孩子们去校门前的乡间小路走走。
何况这所村小,有着怎样得天独厚的自然优势啊!校门前恰是一条乡村小路,路对面是一户人家墙后的空地,一面靠墙,三面临路。墙里有三棵高大的国槐,墙外是一排高大的楸树,南面两棵洋槐。此时楸树和洋槐正开花,楸树的花犹如一簇簇紫红的花边小铃铛衬着墨绿的叶挂满一树。白色的洋槐花成千上万串地挂在鲜嫩黄绿的槐叶间。正对校门的西北角也有几株楸树,树杆细而高,树冠被浓而密的花叶覆盖着,犹如顶着鲜艳的花头巾。靠路边从南往北依次种有花椒树,苹果树、桃树、杏树、李子树。空地低于路面半米,中间栽着两行高矮不一的核桃树,约有八九棵。树下栽有一片黄花、一片草莓,几畦韭,几排葱,其余的地方则长着茂密的野草。有大树的浓荫庇护,草丛中那无数纤细的蒲公英的嫩茎,安然地顶着自己浑圆雪白的毛绒球。草丛下,不知又是怎样一个草虫的村落。最吸引孩子们的,常常是雨后爬出壳的小蜗牛。
昨夜一场好雨直至今晨九点多才停歇,这片空地从上到下的绿植都被雨水冲洗得一尘不染。那么多湿漉漉的绿堆积在一起,仿佛刚从绿色的染缸里捞出来,仍不停地滴着绿汁似的。
楸树的花落了一地,树下有一个石碌碡,上面也落了一层紫白的花。碌碡旁有一丛蝴蝶蓝,绿叶似剑,花轻盈如蝶。树上一滴雨珠落下,花瓣如蝶翅般轻颤了一下,又静静地不动。小路上积聚的雨水皆流向校门口的一孔下水道口,汩汩的水声似山泉流淌。和孩子们静静地走在这雨后的小路上,天还没有放晴,一切都静默着,孩子们也不喧哗,小声地交谈着,仿佛怕惊动了这安静的绿。
进了教室,孩子们的灵感喷涌而出:“雨后,到小径中走走吧,看看绿树,看看小草,呼吸几口清新的空气,路边的树仿佛披上了一件绿大衣,叶上的尘土全没了,树叶上的小露珠也是绿的,晶亮的眼里映照着小露珠的绿。不时有小露珠掉下来,掉在你的头上,再请你到小树林走走吧,听听鸟儿的欢唱,时不时迎面而来的花香……”
晴天的午后,课间领孩子们去教学楼后的小菜园散步。小菜园在校园的三面围墙和教学楼的围护下,安然地享受着午后的阳光。围墙外都是人家屋后的各种树木。西面一排高大挺拔的白杨,南边角上和两边角上各有两棵高大的泡桐树。泡桐树正开花,四面伸展的枝桠上高擎着一穗穗淡紫的泡桐花。繁密的花朵压得树枝悠悠下垂,有一枝伸过墙头来,送进二三十枝花穗,散发着甜丝丝的香味。我们顺着墙根下的绿荫走走停停,午后的阳光强烈却不燥热,风微微地吹着,树叶闪着光翻转,有鸟儿在树上欢快地鸣叫,孩子们在我的身旁,安静地听着树上的鸟鸣,仰着脸看翻卷的树叶,真是一个惬意的午后。
这个午后,一直暖暖地留在我的心里,也留在孩子们的日记里:“这个晴朗的课间,无所事事的我们,跟在老师的身后,在教室后的小菜园里漫步。湿润的泥土,鸟儿的歌唱,从树叶里透过来的光斑。一切都那么美好!”
时光匆匆,这样的清晨,这样的午后,连同这所村小周围的每一棵树木,以及树下一同走过的孩子、乡亲,终将成为永不漫灭的回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