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普洱散文】相伴一生走天涯 || 赵骁

新用户点击上方“普洱雅苑”即可关注
普洱雅苑
相守文字,把心安放。让文字浸润生命,让心灵自由栖居,让灵魂充满诗意。
一个根植于芸芸众生的平民文化平台,一个有见地、有温度、有真情的精神文化园地。
相伴一生走天涯
文/赵骁
很多年前的一个春天,我从家乡灵宝来到青海为生活打拼。每天早上,我从住所到外边去吃早餐,都要经过一座天桥。在天桥下的过道处,有一对行乞的夫妇在卖唱。
这是一对残疾人夫妇,年龄大约在四十岁左右。丈夫高位截瘫,坐在轮椅上,头发、眼睛和半个脸部都被严重烧伤,看不清楚原来的模样。妻子身材娇小,瘦弱,面部的烧伤比起丈夫,虽不算严重,但表情还是明显的带有一些迟钝和呆滞。在他们的身旁,摆放着一个已经很破旧的老式音箱和一些简单的行李包裹。每次从他们身边经过,都能看到丈夫握着一个话筒,深情地进入到一种忘我的状态中,无比专注、投入地唱着歌。妻子则站在丈夫一旁,微微笑着,用满是爱怜的目光看着唱歌的丈夫,仿佛此时此地,天底下,只有他们两个人一样。
过往的路人行色匆匆,很少有人为他们驻足。
在这个奔波忙碌的都市里,谁又会去在意他们呢?
不知为何,这个丈夫总在唱一支名字叫做《缘分》的歌曲。内面有一句歌词“只有相爱相知相依相偎的两个人,才会搀扶走过这一生”,让我这个在异乡漂泊的外地人,感触很深。望着眼前这一对浪迹天涯以卖唱为生的残疾人夫妇,我总是忍不住想起远方的家人。
记得有一天晚上,因为生活里的一些琐事,在电话里对妻子发了一通脾气,心情很糟。第二天,我照例去吃早餐。当我再次路过这对残疾人夫妇卖唱的小摊时,他们的歌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让我触动和感慨。我停下了脚步,站在不远处,想要仔细看一看这一对行乞度日的夫妻。
在春天明媚的阳光里,在人来人往的嘈杂中,他们夫妇安坐在人行道的一隅,丈夫唱着歌儿,妻子立于一旁,默然含笑,深情凝视。闹市的喧闹如流水一样从他们身旁流过,丝毫不影响这一对夫妇心中美好的情感。
这一对夫妻,他们都经历了什么?为何在遭受了常人都难以承受的灾难之后,还能如此坚强乐观地,用自己的歌声延续着艰难困苦的后半生?
从丈夫的面部表情里,我很难看得到他内心的波澜与沉浮。他的眼睛已经被彻底烧毁了,变成了两道醒目狰狞的伤疤。我猜测,这样的眼睛深处,一定郁积着非常深重的苦难。最让我疑惑不解的是,这对残疾人夫妇为什么要选择这样一首歌儿作为他们乞讨的主题曲?
在他们相依相偎的后半生里,这支歌曲似乎已经成了他们生活里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它被反复地咏唱着,它的旋律一次次、一天天、一年年地在他们的心里面,回响着,激荡着,渗透在他们活着的全部世界中,早已经与他们的生命融为一体,难以分割。
过了早班高峰,街上的行人慢慢变得稀少。此刻,丈夫也停下了演唱,坐在轮椅上休息。这个时候,我看到他的妻子像是忽然发现了什么似的,脸庞上现出了一丝娇嗔的神情来,快步走到丈夫跟前,温柔地俯下头来,抬起一只手,细心地帮助丈夫掠去了头发上粘着的一片小小的纸屑。那一刻,妻子的目光是那么的疼惜,那么的深情,比清晨的阳光还要让人感到明净和温暖。
丈夫觉察到了妻子轻微的举动,有些害羞地笑了起来,摸索着抓住了妻子伸过来的手,像个孩子一样,把头贴在了妻子的胸前。
“只有相爱相知相依相偎的两个人,才能搀扶走过这一生”——那一瞬间,望着春日街头这一对朴素动人的残疾人夫妇,我心头一热,泪水顿时盈满了眼眶。在这个尘世上,什么是爱?什么才是永远不变的坚贞?
在城市陌生的街道上,我突然很想念家里的妻子,掏出手机给妻子发了个短信,告诉她,我很想她。
妻子很快回了短信,说:你有病啊!大清早的发什么神经!
我没有再回短信给妻子,但我想她此刻一定是幸福的,也是开心的,就象此时的我一样。
作者简介
赵骁,男,70后人,曾在青海当兵、工作、创业十八年。灵宝金意陶瓷砖总经理。友情推荐
《普洱雅苑》少年作文训练营春季班
开课啦——
《普洱雅苑》少年作文训练营已于2月28日正式开班,春季班时间为2月28日—7月28日。小班教学,作家授课,以评促写,评写结合,注重在丰富生动的课堂氛围中,引导、激发孩子们的写作兴趣,开启孩子们的想象力,让孩子们快乐学作文,开心写作文,变“让我写”为“我要写”。欢迎家长跟孩子一起到教室试听交流(可连续免费试听3堂课)。报名电话(与微信同号):17639808626您看此文用
·秒,转发只需1秒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