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中州小说苑】章社友《驻村书记》(长篇连载) (第七章—-第九章)

No.620
【中州小说苑】章社友《驻村书记》(长篇连载)
(第七章—-第九章)
驻 村 书 记
章社友

第七章
看到党员大会不欢而散,我非常的失望。我一个不相干的人,远道而来,来帮助这里的群众脱贫致富,我图的啥、我为了啥?而大家却不以为然,根本没有把我当一回事,连起码的尊重都没有。我躺在小床上生闷气。屋子外面,下课铃声一响,天真无邪、活泼可爱的孩子们跑出教室,在黄泥土操场上尽情玩耍。 我躺了一会儿,觉得非常无聊,于是下床来,到屋外透透气。孩子们在操场上无忧无虑地玩耍,他们的高兴与我的失落感形成巨大的反差。我认真观察了一下,与他们天真无邪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们都穿着有些破旧的衣裳,不论是男孩子或是女孩子,上衣和裤子上沾满了黄灰,甚至,大部分孩子脸上,头发上,手上和小腿上,也都不同程度的沾满了灰尘。他们穿着胶鞋或是布鞋,基本上都没有穿袜子。 放学后,江老师又过来叫我到那边吃饭。他又给我倒了一杯酒。我们一边喝酒,我一边给江老师讲述今天党员大会的情况。 江老师对我说:“今天大会上带头鼓掌的老党员姓贾。贾家在陈坪村是大户,贾老头是族里的长辈,虽然年纪大了,但性子直,脾气火爆,吃软不吃硬,在村里威望比较高。” 我说:“农村的党员怎么是这种素质呢?” 江老师跟我碰了一下杯,干了一口酒,说:“曾经,我也是党员哩。” 我不解地问:“曾经是党员?现在不是了?” 江老师说:“对头,被开除党籍了。” 我问:“为什么呀?” 江老师说:“超生,违反计划生育政策,所以被开除党籍了。” 我问:“你几个孩子呢?” 江老师说:“三个,老大老二都是女儿,想生个儿子,所以超生了,违反计划生育政策。” 我问:“城里一对夫妇只能生一个孩子呢。” 江老师说:“我老婆是农村户口,在村里务农,按政策我们可以生俩孩子” 借着酒劲,我大胆地追问:“你们为什么就那么想要生儿子呢?是为了传宗接代吗?” 江老师说:“传宗接代是一个原因,谁都不希望祖宗的香火在自己这儿断了。农村人最怕别人骂自己断子绝孙。” 我说:“中国人骨子里都有传宗接代这个情结吧,只不过这个思想观念随着时代的发展和进步,已经彻底转变了呀。” 江老师说:“在农村,有这种思想的人也不多了,但总有那么一小部分吧。其实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有了儿子,才不会受别人欺负。” 我问:“怎么有了儿子就不会受别人欺负呢?” 江老师跟我碰了杯,把酒干完,又倒上半杯,说:“这是我的切身体会。我本来是离这里七十公里的外乡的农民,年轻时在乡中心小学当民办教师,后来转正了。家里两兄弟,那时家里穷,父母为了把家里的老房子留给我弟弟,就让我当了上门女婿。” 我问:“你媳妇没有兄弟姐妹吗?” 江老师说:“没有,我妻子是家里的独女。我岳父身体也不好。结婚后,我妻子和我岳父岳母在家里务农种地,我在本乡中心小学教书,有一回,村里的一个姓梁的村民在我家承包的荒山上开地,我岳父和我妻子去制止,梁家骂我岳父断子绝孙,我岳父非常生气,双方吵了起来,梁家有三兄弟,三兄弟一齐上阵,把我岳父打伤了,住了五天院,花了2000元医药费。” 江老师喝了口酒,接着说:“我去找村里调解,村长惧怕梁家三兄弟,迟迟不给解决,我和妻子去村长家找了七八次,最后村长说,梁家已经挖出来的二亩地归梁家,没挖的不允许他家再挖了,医药费让梁家给500元。我和媳妇不服,找到乡里调解,找了几次,乡里推不过,看了看我们的材料,最后维持村上的调解意见。我岳父气病了。” 我关切地问:“后来怎么样了?” 江老师说:“我为了争这口气,就把梁家起诉到法院,后来法院判决,梁家立即停止在我家承包的荒山上开地,已经开出来的地恢复原状;承担我岳父的医疗费2000元。” 我说:“法律是公正的。” 江老师叹了口气,说:“话是这样说,但我们为讨这个公道,花费了许多精力,可以说是身心疲惫。梁家赔偿的2000元钱,我媳妇上门去讨要多次,听了许多非常难听的话,才拿到了钱。如果我媳妇多有几个兄弟姐妹,结果肯定是不一样的。” 我说:“一个家庭就像一个国家,家里的男人就像国家的军队,男人是家庭的中流砥柱,对内能保护家庭,对外能威慑其他家庭。” 江老师说:“对头,就是这个意思。有一年夏天,天干,雨水来得晚,我家栽种下去的二亩水稻田干了,田里都开裂了,我老拌怀着老二,晚上我一个人打着电筒,去离田二公里的河里找水,一路作埂筑围,清理杂草淤泥,好不容易将水引进沟渠,一路流淌过来,流到了我家田里。为防止别人在我家前面的沟渠上打开缺口,把我引来的水放进自己田里去,我一直守着,不时在沟渠上巡查。到了夜里12时,我有点困,刚在田边打了一会儿盹,忽然听不到水流声了,睁眼一看,水没了。我扛起锄头,打着电筒往上巡查。果然,我找来的水被截流到村里老封家田里去了。” 江老师举起杯来,又喝了一口,接着讲他的故事:“我赶忙用锄头挖来泥土,把缺口堵上。一会儿,封老大就扛着锄头,打着电筒顺着沟渠过来了。封老大喝斥我说,江老师,你抢我家的水?我说水是我从河里找上来的,我家的田都干开裂了,我放满了水就归你家放。封老大说,放屁,水是我找来的。边说边把缺口挖开,水又流到他家田里去了。我赶紧用锄头挖来泥土,把缺口堵上。并守在缺口旁边。这时封老大开始用难听的话骂我。这时又有电筒光从远而近,封老二过来了。封老二骂我说,小杂种,让开。我不让。封老大说,小杂种,让开,不让开今天几锄头把你砸死。我不让,我说有种你就砸吧!封老二说,小杂种,你眼睛瞎了吗,田都干开裂了。我说,我家的田没开裂吗?我妻子怀娃儿了,我明天一早要去教书,今晚这水我必须要放到田。这时封老二过来,要挖缺口,我不让他挖,干脆就坐在缺口上,让他下不了锄头。封老二丢下锄头,双手把我紧紧抱住,挪开。封老大几锄头就把缺口挖开。我力气没封老二大,被他拦腰抱住,怎么挣都挣不开……..”第一次的党员会就没开成,我心里实在恼火。这还了得,以后的工作还如何开展,不行!坚决不行,我非整治一下陈坪村的这群目无组织纪律,生活作凤涣散的党员不可!还小的时候,我的父母就说我是个一根筋,工作后单位同志给我取外号叫愣头青我这性格是要干的事情就非干成不行。决定的事情九条牛也拉不回来。此时此刻我心里真是服了周局的安排,他是真正了解我生性脾气的领导,也难怪他向组织荐举我来陈坪当驻村书记呢。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要想是陈坪村全体群众真正行动起来,打响脱贫攻坚的人民战争就必须是陈坪村的全体党员率先垂范,真正发挥共产党员的先锋队积极作用,而要想是陈坪村的全体党员起到模范带头作用,又必须要整顿党员的作风。但如今不是搞阶级斗争那年月,动辄就搞整风运动,而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火烧眉毛的时候,脱贫攻坚,时间紧任务重,哪里有时间去搞整顿党风啊!而事实上,在我的心里已经有了用最快又最见效的治理陈坪村党员的方案那就是贾老大,你贾老大在群众中不是有威望嘛,那我就专拿你开刀…….这天夜里我想好了治理陈坪村党风的方法,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在不知不觉中睡去了。第二天,我又让贾支书把陈坪全村党员全部通知过来,然后,紧绷着脸十分严肃的叫道:“贾老大!你站出来!”接着又让昨天和贾老大一起先走的贾老五和冯栓子也站出来。贾老大看着我严肃的神态,唯唯诺诺地站了出来。贾老五和冯栓子见贾老大都站出来了,他们不敢怠慢也立即站了出来。会场气氛顿时凝滞,鸦雀无声,连掉根针都能听见。我铿锵有力的大声吼道:“贾老大,你很有威望是吧?很受人尊重对吧?你可以不讲组织原则,没有组织纪律对吧?你可以在脱贫攻坚的动员会还没有结束就随便离席是吗?你当初是怎样向党宣誓的!你忘记了你自己是个共产党员了吗?你忘记了你这个共产党员是干什么了吗?”我一鼓作气连珠炮似的怒吼着。我抬头环视了一下大家,这招可真奏效,二十个党员的头全都低了下去。我继续吼道:“改革开放这几十年是你们都变质了吗?”我看了一眼大家接着吼:“在坐的除了党龄短的年轻党员外,相信你们大都是从苦日子中熬过来的,那种缺衣少穿,吃不饱饭的日子你们都切身体会过,就是我们年轻人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也经常会听老人们讲起过吧?我们中国共产党抛头颅洒热血打江山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让人民群众丰衣足食有饭吃吗?不就是要让大家都过上幸福的好日子吗?不就是要我们共产党员完全彻底地为人民服务作人民的勤务员和好公仆吗?改革开放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但党的最终目的是要让全中国人民奔向共同富裕的小康生活。”此时,会场突然有人高喊“共产党万岁!”跟着大家都喊了起来。我稍微顿了一下接着大声说:“四十年改革开放,一些共产党员变了质,他们榨干了人民的血汗成了腐败分子,就连我们这些基层党员也成了不顾人民群众死活的吸血鬼,说什么要改善党员的伙食,没有肉吃没有酒喝就不干了!要知道你们吃的是人民的肉,喝的是老百姓的血呀!你们能吃进去吗?能喝下去吗?!”这时会场中有不少党员抽泣起来。而且哭的很痛心。特别是贾老大,我看见他泪流满面,不断地用袖子抹眼泪。我心里明白经过我的摆事实讲道理,给这二十名党员上了一堂政治课,思想已经扭转过来了。我的语气变得温和一点仍然大声道:“我们的党中央国务院、我们的习总书记高压反腐,是一大批蜕化变质的党的高级干部贪污腐败分子相继落马,对基层那些腐败的共产党员干部也决不会心慈手软!”说到这里我又环视了一下大家,见二十几个党员的面色都沧白,战战兢兢的,好像自己就是腐败分子。我又接着说:“在这严峻的反腐政治形势面前有谁还敢顶风违纪呢?如果有这样的人,那他必然会遭到应得的惩罚!”习总书记为了全国广大人民群众共同富裕奔小康过上幸福生活,急人民群众所急,想人民群众所想,制定了一系列脱贫致富的方针政策和共同富裕奔小康的大计,并提出了2020年全面实现共同富裕奔小康的宏伟目标!要求广大党员干部身先士卒到第一线带领广大人民群众脱贫攻坚,这是当前和今后压倒一切的政治任务,谁在这项伟大的政治任务面前充当马前卒胖脚石,那就是和党中央唱反调,是决没有好结果的!”“坚决响应习总书记的伟大号召!”“坚决打响脱贫攻坚的人民战争!”会场二十名共产党员喊出了团结一心洪亮的口号声。
第八章
昨天吼了半天,收效也不错,自己倒是痛快了,可给人家贾老大得罪苦了,老党员该怎样看我呢?服气我吗?这些还都是未知数啊!我决定今天先访探一下贾老大,看看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我到村委会门口凤嫂小卖部卖了两瓶酒、一条烟、一包糖。贾老大家住在陈坪山脚下的三组,离村委会有半个小时的路程。我敲门进去时,贾老大没感到意外,大声的说,“我就知道你小子今天会来给我赔礼道歉,这不,我哪里都不去专在家等着你哩。”我放下了烟、酒和糖。刚坐下,贾老大就从堂屋里的大坛子里打出一大碗酒来,端到我面前,继续大声说道:“你小子吃几个馍,喝几碗汤我全清楚,不就是杀鸡给猴看,专拿我开涮吗?你个毛头小伙子花花肠子倒是不少,中!有效果,我喜欢你的这种精神!有了这种精神就没有你小子办不成的大事情!我贾老大服气你,奉陪你到底!”贾老大就像我昨天那样连珠炮似的放了一通,把我的担心一扫而光,然后端起一碗酒大声说:“景阳岗是三碗不过岗,你小子得喝我这满满三碗酒,你才算是真正豪杰,才能过去我的关,我贾老大也才能死心塌地跟着你走!我这可不是拉拢腐蚀你!” 我怕这老爷子不高兴 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喝了。我们边喝边聊。 我说:“贾大叔,昨天多有不恭,敬请大叔多包涵哪。“贾老大说:“不怪!不怪!包涵!包涵!”我接着说”脱贫攻坚是党中央安排的,已经上升到党和国家的重要战略部署这个高度了。” 贾老大身穿黄布衣服,蓝布裤子,身材高挺,腿脚和手修长,腰不弯、背不驼;头发全白了,但梳理得很整齐;眉毛长而且浓密,瘦长的脸上有了一些皱纹,胡子刮得干干净净;说话声音洪亮,中气十足。他说:“中央的政策都是好的,我坚决拥护。但有的基层干部违背中央意志,执行政策走过场,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我这几十年见得多了,上面来陈坪村驻村的干部好多批了,来看看、镀镀金就走了,其实你们也不容易,人生地不熟的,绝大多数连苞谷水稻都分不清楚。就像我,种了一辈子庄稼了,现在你一个门外汉来指导我种地,这不是扯蛋吗!” “我恐怕又是搞形式主义?这阵风过后,报表一填,总结一写,表彰会一开,该脱贫的就算是脱贫了。”我说:“贾大叔,这回党中央是动真个的,驻村干部负责的村子脱不了贫就开除党籍,贬为百姓,永不录用。这次脱贫攻坚,就是要干摸得着、看得见的实事儿。” 贾大叔说:“这倒是不假,但我们陈坪村的领导,不得行。” 我说:“贾支书看着蛮精干的嘛。冯村长的威信也很高的呀。” “狗屁,贾支书虽然是我的一个远房侄儿子,但他这几年没给村里做过摸得着、看得见的啥好事。也没啥能力素质。” 我说:“没有能力素质,党员们为什么还要选他呢?” 贾大叔说:“为什么还要选他?因为我们贾家在陈坪村是大家族,村里的事必须由我们贾家说了算。因为在党员当中,贾姓党员最多,我们不投票,其他人选不上。因为在贾姓党员中,他当过二组组长,有些工作经验,人也老实,相比之下,槽里没马馿支差,他适合当书支一点。我们选一个忠厚老实的,总比选一个瞎干乱折腾的强些。” 虽然贾大叔直言不讳,但这些情况我一时也弄不明白。我想知道陈坪村群众最最期盼的事是什么。 贾大爷叔:“陈坪村群众心里苦呀,我们一是希望修一条道路和小水库,解决全村生产生活用水和交通问题;二是希望改造一下高压电,解决经常停电的问题;三是希望新修村活动中心,把学校操场硬化了,解决开会场地的问题;四是希望选派高素质的老师到村小学任教,提升村小教学质量的问题。” 我正和贾大叔说着话,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人进堂屋里来,贾大叔问他:“你要不要喝酒?给你也倒一碗!” 中年人摆摆手,说:“不喝,不喝。” 贾大叔说:“不喝就算了。”然后扭头对我说:“这是我大儿子。” 我说:“贾大叔,你是革命老前辈,有丰富的革命斗争经验,多给我提点意见建议。” 说到这里,贾大叔的头昂起来了,脸上有了光彩,他兴奋地说:“我当乡革命委员会副主任那些年,激情澎湃、干劲十足。我带领大家大炼钢铁,修了水库,修了大渠,挖了十几条大路,你们从双龙镇到陈坪这条路,就是那时我带领群众一锄一锹给硬挖出来的。” 我说:“感谢你呀贾大叔,双龙镇能有今天的发展,是你们当年无私奉献的结果啊!” 贾大叔用手把他的白头发往后一捋,说:“我当干部那些年,双龙镇年年都是市县里的先进模范,我年年在市县里表彰大会上戴大红花呢。什么工作,我们都是走在全市县各乡镇的前面,其他乡镇还组织干部到我们双龙镇来学习取经。县委要我在全县农业生产大会上作报告。我没有用讲话稿,给台下的干部们讲了两个小时。你看现在的干部,离了秘书和讲话稿,都不知道说啥了。” 我说:“贾大叔,你是革命老前辈了,我敬你。”我端起酒杯,干了一大口。 贾大叔说:“这些年我们村上的干部,只知道吃喝玩乐,不学无术。不作为。我们陈坪村落后啦。” 我问:“贾大叔,你觉得咱们陈坪村要怎么做才能快速脱贫致富呢?” 贾大叔说:“要怎么做才能快速脱贫致富?一是大力开垦荒地,就像中央当年开发北大荒一样,把陈坪山坡上能开的地全部开发出来。有了地,才能种出更多的粮食。二是大力修建水塘。陈坪没法修建大的水库,只有修建水塘,一亩地修建一个,把夏天的雨水储存起来。有了水,种啥都有保证。三是大力发展畜牧业,种植业,养猪、养鸡、养牛、养羊,陈坪山上这么多草料,正好作牲畜的饲料。” 贾大叔的儿子这时插话说:“爹,时代不同了,现在种地,养猪、养鸡、养牛、养羊,能有什么出路?玉米八毛钱一斤,稻谷一块五一斤,种地还不够成本呢。去年蓝耳病,村里的大猪小猪死了三分之一。出去打工挣钱还要现实些。” 贾大叔:“打工挣钱你能打一辈子?啥技术没有,只能出卖劳动力,五十岁一过劳力不行了,还不得再回来种地。” 我喝着酒,听着贾大叔和他儿子的话,有时觉得很有道理,有时觉得缺少点什么,但陈坪村是农村,农村肯定离不开土地,离不开以养猪、养鸡、养牛、养羊为主的畜牧业,离不开规模化的种植业,离不开陈坪山上的山水林草和阳光雨露。我清楚的知道,脱贫攻坚要思考的东西很多,但万变不离其宗,只有从这些传统产业上思考和谋划,才不脱离实际。 我和贾大叔聊了一上午,喝了两碗酒。贾大爷叔有几分醉意,出门时他拉着我的手说,关键要做摸得着看得见的实事,否则全都是扯蛋。 第九章今天是周五,陈坪村小学下午3点放学,随着孩子们离开学校,喧闹声也随之而去了,江老师骑着摩托车回外乡家里去跟老婆孩子团聚,我用汽化炉煮了一碗面条吃。说实话,我从小到大都不喜欢吃面条,只喜欢吃米饭。但从来陈坪村这几天起,我开始有点喜欢上面条了。吃面条简单,几分钟就煮好了,放点调料就能吃,不用做其他菜,方便快捷。而吃米饭就不同,煮米饭要二十多分钟,米少了不好煮,米多了煮出来一顿又吃不完。光有饭还不得行,还需要做菜,光做一个菜还不行,不说弄个四菜一汤,怎么也得两个菜吧。要弄菜还得买菜、洗菜。总之是程序很多,费时费力,很不容易。  吃完面条,太阳也快落山了,一大片五彩斑斓云霞挂在西边的天空,十分的美丽,我赶忙拿出手机来拍了几张,跟着发了微信朋友圈,不一会,就有几个朋友点赞了。  学校操场上空无一人,放眼望去,陈坪村的一切似乎都是陌生的,但我清楚的知道,我是组织派来的,是来改变这里面貌的,是要来为这里做些事情的,此时,组织在哪里呢?战友和同事在哪里呢?我忽然想到,必须去找一找组织了。  我来到村委会门口的小卖部,凤嫂和我也熟悉了。我在小卖部买了两瓶酒、两包糖,还买了一些饼干。我问贾支书家在哪里住,凤嫂给我指了方向。我拎着东西来到贾支书家。  贾支书家就在村委会所在的二组,离村委会十几分钟路程,转过一个小山包,过了一个沟沟,穿过几块红土地,就到了。贾支书家的房屋是瓦房,正方结构,土墙、灰瓦,房屋旁边是一个面积不大的池溏,池溏里长着一些芦苇草。池溏边有几株桃树。我刚想敲门,突然一声狗叫,一条大黑狗从房背后窜出来,向我冲来,边冲边狂吠不止,样子十分凶恶。我赶忙拿起立在房门前的一根木棍子,狗见了棍子,立即停住了脚步,只在原地冲我叫。贾支书听到狗叫,开门出来,呵斥退了黑狗,把我让进屋里。进了屋子,是一个院子,院子中间用一米多高的土墙隔开,靠下手的院子里,有两头黄牛,七八只山羊,三头黑毛猪,十几只鸡,还有一只大白鹅。靠上面的院子用水泥硬化了,杂乱地堆放着一些东西。从院子上三四级台阶,到正房的屋檐下,正房是三间,中间的是堂屋,相当于客厅,两边是住房。  贾支书带我进堂屋。我把提来的东西放在堂屋中间的八仙桌上,说:“带了点糖和饼干,给孩子们吃。”  贾支书客气了一下,说了声谢谢,收下了我的东西。我在一个木椅子上坐了下来,贾支书提起暖水瓶想给我倒水,一看水瓶是空的,他冲屋外喊:“婆娘,烧点开水。”  我说:“不用客气,咱们坐坐,我初来,什么情况都不熟悉,想跟你聊聊村里的事。”  贾支书点了支烟,说:“陈坪村就是这么个情况。比起发展好的农村,是落后,是有点穷。”  我问:“你家几口人呢?”  贾支书说:“四口人,我,老婆,还有俩女儿,大女儿上高中,二女儿上初中,都在镇里上学。平时就我和老婆在家里。”  我说:“我看你院子里养了不少畜禽。”  贾支书说:“农村人嘛,什么都养一点,都不值钱,牛用来耕地。猪、鸡喂养大了自家杀着吃。山羊偶尔卖一只,也值不了几个钱。”  这时贾支书老婆来到堂屋门口,贾支书介绍说:“这个是县里派来我们陈坪村驻村的王书记。”  贾支书老婆看上去四十多岁,齐耳短发,灰白的脸上长了些雀斑,没有一丝笑容。  我赶紧站起来打招呼:“我叫王庆来,嫂子你好。”  贾支书老婆看了我一眼,说:“村里不是通过党员会、群众会选有书记了吗,怎么又派个书记来呢?”  我笑着说:“我是驻村书记,主要是来协助村上抓脱贫的。”  贾支书老婆没有言语,转身走开了。  我继续跟贾支书聊天:“你家有多少地呢?”  贾支书说:“有六七亩吧。种苞谷。冬天种麦。”  这时贾支书老婆大声喊他:“贾正旺,拿点草给牛和山羊吃嘛。”  贾支书起身出去了,过了好一会儿,才抱着一抱柴进堂屋来。  我这才注意到,堂屋靠左边支着一个火盆,火盆里有些火碳和灰,左边的墙体被烟熏黑了。  贾支书捡了些柴,生起了火。支起一个脚架子,打来一壶水,放在三脚架子上,烧开水。  贾支书属于那种非常普通平常的人,不特别显眼,放在人堆里,你很难将他认出来,他的平凡的国字脸,他不高的个头,他不胖不瘦的身材,他的半新旧的衣服,他不快不慢的语速,以及他毫无特点的抽烟的姿势,总之,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贾支书不是一个特别容易让人一下子就记住的人。  我问:“贾支书,关于脱贫攻坚,咱们村是怎么考虑的呢?”  贾支书往火塘里添了几根柴,把火吹旺,然后对我讲:“咱们能有啥考虑?镇里叫咱咋干,咱们就咋干嘛。”  我接着问:“那咱们村里都有些什么产业优势呢?”  贾支书点了支烟,说:“没有啥优势,农村都这样,种点粮食,养点畜禽,自家吃不完,卖点钱,买点化肥农药。就是这样吧。”  过了一会儿,水烧开了,铝壶突突突突往外冒热气。贾支书把壶里的水倒进暖水瓶里,找来一个茶杯,又从柜子里找出茶叶来,给我泡了杯茶。  这时,贾支书老伴又在外面叫:“贾正旺,砍脑壳呢,提点水饮牛!牛都快渴死了!”  于是,贾支书又站起身,出堂屋门去了。我喝了一口茶,感觉这茶非常的苦。我本来想把茶吐在地上,但我忍住了。我忽然想起来,我到陈坪村来就是来吃苦哩,嘴里的这点苦都吃不了,身体上和精神上的苦怎么能吃呢?  我因此紧紧闭住嘴,用力咽气,硬生生将苦茶吞了下去。  贾支书给牛饮完水回来,又陪我坐着,他说:“我这个茶是苦丁茶呢,不晓得你喝不喝得习惯。”  我赶紧说:“习惯习惯,这苦丁茶虽然苦,但清热解毒,提神利尿,非常不错,又是茶又是中药。”  贾支书说:“我们陈坪村这两年非常不错,去年是全镇先进村,是全镇护林防火先进村,是全镇尊老爱幼模范村。”  我想了想,说:“贾支书,恕我直言,你这些个荣誉含金量都不高呀。”  贾支书认真地说:“镇里发了奖状的呀,每个奖状给50块钱。我们比的是看哪个村拿的奖状多呢。”
章社友,生于一九五四年。一个热爱新闻与文学创作的爱好者。一九八零年开始创作,2011年至今在中国文联,中国作家出版社出版作品《天道酬勤》《龙乡颂歌》《西峡口》《日落西山》等,电影剧本《人民的公仆》获北京文联,北京影协杯电影剧本征集二等奖,《日落西山》获凤凰弟兄杯电影剧本征集二等奖,电视剧本《最后一枪》获中国影视剧本征集入围奖。被父老乡亲们誉为草根农民作家。

长按二维码 关注公众号

中州风情网编辑部中州风情网
贴近实际 贴近群众 贴近生活 服务民生
影视拍摄|宣传推广|资讯采访|活动策划
编辑部
?总编:章社友
?文学顾问:刘 洁、王生文、李卢芹
?主编:张国良(网名吉峰)
?执行主编:徐木花
?副主编:牛永贵、邢小锋
?编委:黄长春、张保蔚、芷若町兰、牛永贵
?主播:尚进、司丽、李阳、马君
?投稿接收:13949324705@163.com
(主编:张国良)
?法律顾问:岳书堂:15838421928
长按二维码 添加主编微信
主编:张国良(网名吉峰)
手机号:13949324705
微 信:jf13949324705
《中州风情》征稿函
一、推文时间:
原则上每周一三五推发作品,如遇重大节假日或平台重要活动,随时调整推出时间。
二、栏目设置:
平台开设:
精品小说(推发优秀的短篇小说,原则上不超过3000字。如遇优秀的中长篇,平台可以考虑以小说连载的形式推出)
精美散文(原则上不超过2000字的美文)
诗歌精选(推发50行以下的现代诗,古体诗要确保三首,以防字数不够原创通不过)
美文赏读(欣赏平台推发的优秀文章,评论文艺创作倾向、动态)
专题报道(采访文学艺术界重大活动、推发优秀的作家、诗人先进事迹)
想到就说(推送有的放矢的言论、杂谈、小品文)等栏目。
三、投稿要求:
1、本文学平台不讲关系,以质取稿,严禁抄袭和一稿多投,所有来稿文责自负
(投稿作者务必添加主编微信:jf13949324705)。
2、因人手有限,本平台概不退稿,请作者自留底稿。投稿15天内未刊发或未接到用稿通知,稿件可另行处理。
3、稿件必须是原创作品,未在其他微信公众平台发表过。为防稿件丢失,平台不接受微信投稿,来稿请投《中州风情》邮箱:13949324705@163.com,并附作者简介、近期生活照。
四、稿费发放:
作者稿费即读者赞赏,无赞赏无稿费。赞赏百分之六十以微信红包形式发给作者。鉴于查找、截图等环节费时费事,20元(含)以下赞赏不予发放,用于维护平台日常运转。文章刊发七日后截图发放作者赞赏,之后的赞赏不再发放。凡投稿作者或接受约稿作者,即视为自愿接受上述条件。《中州风情》期待你赏赐佳作。
五、特别提醒:
因微信投稿丢失严重,且下载不便,故不再接收微信投稿,请作者谅解。部分插图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