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散文《生死咏叹调》文/朱应明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荐赏
朱应明佳作
文/朱应明
昨天,我家附近有一位村干部去世了,街头巷尾议论纷纷,哀乐从大清早播放到上半夜,断断续续的鞭炮声,烟雾缭绕,哀声一片,“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死人是悲哀之事,也是平常之事,为何他的去世引起那么多人的关注呢?首先,该同志年龄不是太大,五十五、六岁,现在五十多岁的人,还处在壮年末期(世界卫生组织把六十岁划分为中老年的分界线),用我们当地人的话说:现在五六十岁的人,还不是像小伙子一样。其次,他身材魁梧,体格健壮,平时很少伤风感冒,现在突然离世,让人震惊。古人给各年龄段死亡人下过定义:7岁以下为殇,8至15岁为夭,15至50岁为年,51至59岁为享,60岁及以上者为寿,相对于动辄八九十岁现代长寿老人,他亦算是英年早逝了。再次,该同志从发病到去世共三个月时间,其中仅卧床一个月。三个月前,我们陪同从淮北市回桐城做清明的妻子小姨妈在本镇“聚心楼”饭店吃饭,看到他与村委会其他成员也在此用餐,几天后传闻他病了,一检查就是癌症晚期,并且癌细胞已经扩散,无法进行手术,仅仅进行了几次化疗,发病之快令人难以置信。据说年龄越轻,癌细胞生长速度越快,随着一次次的化疗,病人体质越来越差,最后身体承受不住,又回天乏术,此时离大限之期就不远了。
最后,该同志任村委会副书记,在单位人际关系很好,与村民也打成一片,肯为老百姓办实事。一位“五保户”老太太说(该同志分管该老太太周边几个村民组),该副书记逢年过节给她送油送米,平时也经常去她家看望,每次对她嘘寒问暖。就在他发病前不久,村委会为打赢农村脱贫攻坚战,又一次招商引资,将本村某片山头松树砍伐掉换种油茶,开工初期挖土机整天在山头上作业,多位村干部轮流到现场指导工作,村里安排值班村干部中餐吃盒饭,该同志把盒饭递给前来凑热闹的“五保户”老人,自言这里离家近可以回家吃饭,总之全村绝大多数村民都称赞他是一个好人,上级党组织认定他是一位称职的好干部,他的去世是当地基层组织和全村百姓的一大损失!
人们常说,时代的一粒灰尘,落到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大山,他是家庭的顶梁柱,虽说女儿已经成家,但一家之主倒了,对于这个家庭的每个成员来说,可以说是毁灭性地打击!我妻子说,她对该同志太熟悉了,听到他去世的噩耗,思绪几天也走不出困境,随后哀声叹气,顿觉浑身无力,感叹人生苦短,命运无常!是啊,“记得少年骑竹马,转眼就是白头翁!”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我们过来人体会更深,人一过三四十岁,一闪就是一天,一晃就是一年,一转眼就从“知天命”向“耳顺”逼近,大半夜从睡梦中醒来,惊出一身冷汗,自己也很难接受这青丝变白发的残酷现实,年少的过往从脑海中闪过,仿佛还在昨天,让人伤感不已。少年时光缓慢,青春期的我们相信爱情,憧憬未来;成家立业后,盼望自己的小孩快点成长;中年时期待儿女出类拔萃,光宗耀祖,实际上孩子一大,我们就老了,正如歌曲《时间都去哪儿了》所唱的那样,“时间都去哪了,还没好好感受年轻就老了”。命长的还能领略到晚年闲暇风采,享受含饴弄孙之乐,命舛的刚刚退休立马殒命,甚至中年早逝。我的几位同事刚一退休,患癌的患癌,去世的去世,想想为工作为生活操劳了一辈子,好不容易盼来孩子能够独当一面,事业有成,该是自己停下来享享清福的时候了,结果福没享到,等到的是病魔缠身,一命呜呼,真是人生如梦啊!
往者不可谏,未来不可期,好好活在当下,别等到失去时才懂得珍惜,人生很短,趁现在还来得及,去见你想见的人,去做你想做的事,去过你想要的生活,去爱你想爱的人,既要有“莫为儿孙当马牛”的勇气,又莫留下“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韶光易逝花凋谢,岁月蹉跎又一年,生活在的尘中每一天的自己,都是人生中最年轻的自己,我们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会先来,如果死神真的在一天来光顾我们,我们也可以少一些遗憾。生老病死本是自然规律,死亡是自然现象,在自然规律面前,任何人力皆不可抗拒。目前,癌症尚未被医学完全攻克,各种新型病毒也正在与人挑战,人类在许多疾病面前显得那么软弱,甚至无还手之力,“好汉也怕病来磨”,那怕你身体再棒,官职再大,金钱再多,在死神面前都不堪一击,人世间有许多不平之事,死亡是诸多不平之中少数平等的事情之一,不管你是帝王将相,还是贩夫走卒。老百姓常言,“好人不在世,祸害一千年”,随着现代医学的飞速发展,人类生活居住环境的稳步改善,人均寿命不断提高,“山中易遇千年树,世上难遇百岁人”,现在百岁人已不再是梦想,但愿好人终有好报,人人都能活到生命的极限(动物医学界研究认为,哺乳动物自然寿命是它的生长期的5~7倍,人类自然寿命为(20~25)×5~7=100~175岁,这就是古人所谓的天年吧),颐养天年,无疾而终!郑重声明
此文版权归星火文苑所有,未经允许不得以任何方式再次发表,违者必究!
作者简介
朱应明,初中物理教师,闲暇之余喜欢码字,可惜写作水平有限,真诚欢迎方家斧正!主播简介
本期无诵
星火团队
总编:思馨
副总编:WHO
技术顾问:矿
法律顾问:李木子
诗歌赏析组:
组长:雪兄,深山篝火
优秀赏析员:雪兄,深山篝火,李木子,幸福老顽童,叶之韵(休假),残阳如血(排名以加入平台先后为序)。
诗歌朗诵团队:
资深优秀主播:野鹤闲云,云霞,吉祥如意,冰雕玉琢(排名以加入平台先后为序)。
编委成员:
虎哥,雪兄,石桥过客,宁静致远,第六弦,百灵鸟,青山独秀,纵峰野老,若寄若黎,俯仰兴星,炎焱燚,肱茵,岁月如歌,红颜无过,狼魂烈鹰,左心奋赞,儒越儒风,执此天涯,天道酬勤,遗忘无忌,千古一诺,归星(排名以加入平台先后为序)。
我们的宗旨是:
团结一致,勇往直前!齐心开创文学净土!与诗友惜缘共处:你若不离,我便不弃!
相敬相惜
投稿须知
亲爱的作者朋友们:
  《星火文苑》文学平台和《星火文刊》文学平台旨在鼓励文学爱好者积极创作,团结和服务更多文学爱好者,发现、培育新生文学力量,为写作者提供文学园地与展示平台,所刊发作品我们无须支付稿酬,请您知晓,慎重投稿。
  同时,为鼓励有潜力的创作者,我们已开通了百度,腾讯,新浪和中国作家等网站,所发表作品皆悉数同步推送至以上网站。
  您投稿后,即视为您同意以上投稿规则,并授权我方平台对投稿作品进行公开发表。
  若因部分作者提供信息不完整,工作人员有时会联系您提供必要信息,但不会跟您索取任何费用、提出任何附加条件,请您注意核实对方身份,提高警惕,切勿上当受骗。如遇到此类情况,可通过总编(思馨Lang1641146556)老师微信求证。
  感谢大家对我们工作的支持!
投稿方向:
本平台致力于搭建诗歌,散文,古诗词,小说(长,中。短,微),故事及随笔为主的文学学习交流平台,你有作品、我有平台,欢迎广大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
需要投稿的作者朋友请关注《星火文苑文学平台》,主页下方《投稿须知》内有投稿微信:总编 思馨Lang1641146556/副总编:Who xhwk1641146556
稿投内容要求:
标题、署名、正文、作者简介(300字以内并附本人照片【原图】一张)。
文章要求原创首发,严禁抄袭,严禁一稿多投,因抄袭、剽窃及一稿多投所造成版权纠纷,由作者自负全部法律责任!
作者一旦投稿,则视为授权本平台,投稿后的作品,未经主编许可,不得再拿出外投。
投稿内容需健康、正能量、不涉政,不涉黄,不涉恐。谢绝错别字和不正确标点符号。
关于排版:古体诗、词不少于3首,(不接收单首投稿)。
投稿可以自带配图,如无图片,将默认平台编辑。来稿欢迎自带诵读音频(音频只限收荔枝和mp3)和赏析,如需平台提供诵读和赏析请投稿时注明,否则将按随机制作。
投稿后,发布时间约在两个星期内,期间不可转投其他平台!两周内会接到发刊通知,逾期未收到通知,可另行处理。
本平台所发一切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欢迎分享。
—— 【星火文苑总部】
往期精彩回顾
向上滑动阅览
1·散文随笔《难得灾后过把瘾》文/朱应明
2·散文《邻家的小花狗》文/朱应明
3·《香中校庆五十年》 文/朱应明,点评/虎哥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更多精彩推荐,请关注我们▼把时间交给阅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