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中国当代诗歌选本–霜扣儿诗歌

霜扣儿,黑龙江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关东诗人》副主编。著有霜扣儿作品集——诗集《你看那落日》、《我们都将重逢在遗忘的路上》,散文诗集《虐心时在天堂》。
霜扣儿诗歌十首
渡时光
一月还是冰
不在摆脱的范畴
划痕在纸上
认真的人留下来
她想,这好比飞花之碎屑
天就是这么黑的
落了多次手纹之后
从那边,那边。到这边,这边
穿过生年
钉在流水线上
在哪停,都是哑人数星星
可怜牧羊人
她把他的羊数到了墙角
天是苍苍,歪着头
一夜数次
摇摆,荒草般遥迢
无 言
暗夜难断
我的脸是梦的脸
倾听死在句号中
刮风的窗外,谁走出了雪海
徒留一种假设
群山以鸟巢打开锁孔
钻如我心,暗然的水声
落下去,一柱香早已燃尽
我唯一的月亮
现在弯着腰
似有天籁
涂出枫叶,在明年秋天
随着大路扑向人间
银杏叶站起来
等着之前,离别的千山
走三五个垛口
我祈祷光阴不曾如幻,冬雪如注
还要一份今晚的烟火点星星,烫出那抹红
作为你说的相逢
深 色
你的来路趟过落花,小小的
它有存活下来的柔软
在我今日腰肢
意象充满雪色,何时说,何时身不由己
斜阳打着斜,在住不了人的地方
浸出灰色的血
风遇到断崖
读心的人在遥远的路上
屠身为琥珀,既裸露,又深不可测
而山岚不停,摇得万籁俱静
多年未见的爱情
尤风花般在等
憾 事
尚未长河饮马
已没有明月可落
这事占据了很多年
尤其,我爱贴花黄的容颜
长河还在啊,尚未临水为镜
马老了,一身荒野
许多年过去了
只有我的恍惚还那么真
宿 雪
暗如无际。卧者站者终成隐者
念佛的面容越发黄
暗如不在
车轮之音落木之吟,白茫茫,有身无心
暗花如我
附贴于“卷地风来忽吹散”
辗转填空
怎么也当不了缺席的人
梦不留情
再次遇到白
我知道即将出现你
难说尽那大雪
背着荒草,一寸一寸铺过来
退不了,也遇不到
不知名的树持满烟雾
有人露出来,像一个黑点
我顺着喊过去
——鸦鹊丛飞,醒的人会掉泪
而深冬在耳边,一动不动!
伤 逝
米兰多喝了一些水
多陪了一个主人
米兰又要开了
窗外走过行人
米兰的主人站在香气中
去年的夏天不再来
虚掩之门
雨是打不开夜晚的。穿过墙壁的光
是被浇透的我
我瞧见水纹的时候
枝上的桃花还没有红
今年不在,远走的人还没有离开
屏障不是树影
所谈的日程不发生誓言
我瞧见水纹的时候
对面的墙不需要倾斜
地平线不以无聊的口哨为方向
我这样说话,天空在角落亮了一下
我摸着心口写下:
我被照见了或偷走了什么?
雨是打不开夜晚的。只有空山
只有鸟鸣涧
雨浇透我。除了一地不规则的映像
没有其它孩子,从不安中归来
墓 地
走到那。心思不快
中间有半片叶子招呼我的头发
头发越来越少了
我在越来越少的中间
生命的暗香以此为着落
想了想,难免悲伤
前方生长不熟悉的地名
及不知是什么人的风雨
还有一棵柿子树
稀疏的果实,细雨般的阳光
它们都是过来人,知晓我的苦涩与甜蜜
摇摇欲坠。我与植物之间的关系
此时有蜻蜓飞走
想了想,我中年的忧伤
就是它点过的残塘
活着,像一个偏旁
在生命里品尝烟火的激荡
这样的自曝等于噤声
但还是到达了,与来看望的人
合成彼此的回声
——活了多少年啊,才像个虚无
关于中国当代诗歌选本
【中国当代诗歌选本】是运行多年的一个品牌栏目,由诗人林新荣担任主编。栏目要求原创作品,没有在其他个人公号推送过,但可接受纸媒体发表过的作品。栏目开设了原创声明功能与赞赏功能,赞赏总额超过人民币40元,平台开始与作者五五分成,平台所得的资金将用于平台的正常运行与管理。
本栏目所推发的作品,平台有推荐的权利,但版权属于作者,欢迎纸媒体转载。

林新荣,70后诗人,浙江温州人。曾在《诗刊》《星星诗刊》《诗潮》《北京文学》《青年文学》《江南诗》等期刊发表过大量作品。网络销售的有诗集《时间在这时候慢下来》《侧面》,散文集《诗歌与溪水的缠绵》等,曾主编出版《中国当代诗歌选本》《中国当代诗歌赏析》《震撼心灵的名家诗歌》《快乐心灵的寓言故事》等十多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投稿:316325062@qq.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