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高方:一个大学班主任的毕业寄语

(黑龙江科技大学校园)
给2016级同学的信——
亲爱的孩子们,从明天开始,不用“钉钉”打卡了。
恭喜你们正式毕业!
从2016年9月3日文化广场上的初见到今天,数学不好的我算不出到底经历了多少时日,我只知道我心心念念牵挂了四年的孩子们毕业了!
实话实说,这是爱你们的四年,也是提心吊胆的四年,分享过你们的成绩、喜悦,也平复过你们的哀愁、愤怒。到今天,看你们满载收获平安归去,我终于松了一口气,也终于落下这个毕业季含在眼里好久的泪水……
我们这个集体,来的时候是58人,中间退学走了陈佳蕾,携笔从戎去了蒋先华,后来又接收了转专业来的马啸凌、部队荣归的龙平和吕得民,以及毕业论文阶段才来的吴燕,最终组成了这个新的集体——黑龙江科技大学2020届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生。60,这是一个多么圆满的数字啊!
作为老师,我们能给你们的实在有限,未来的路要靠自己去走,未来的天空要靠自己撑起来。这世上从来没有一片坦途,也从来不只有艳阳高照,你们要学会面对顺境、逆境、困境、冏境等等不同的人生境遇,珍爱生命、荣誉、成功和失败。
特别感谢马新洋和林丽英同学为我们制作了毕业视频,我们想表达的永远多于这些画面,自己脑补吧。我想说的是,当我发出邀请时,各位老师都很认真地写了给你们的寄语,这是学长学姐们从未享有的待遇。徐猛老师甚至特别贡献了自己大四时候的照片,那时的他和今天的你们一样大。还有,秀玲老师要退休了,你们是她带的最后一届毕业生,也一定是她职业生涯里最值得珍藏的记忆。
因为特殊的原因,你们没有看到今年校园里春天和夏天的叶绿花开。同样的,今天一早,校门前的松花江见证了无数人采艾踏青的身影,但是很遗憾缺少了你们。所幸松花江水生生不息,它会和我们一样在这里等你们有朝一日意气归来。
亲爱的孩子们,请允许你们的班主任在今天,从这一刻起正式卸任。
亲爱的孩子们,江湖不远,后会有期!唯愿你们学会善良、包容、爱与坚强!
2020年6月25日22时38分

(黑龙江科技大学校门外景观——
松花江、松浦大桥和阿勒锦岛。
黑龙江科技大学是哈尔滨
离松花江最近的大学)
2017年7月1日在人文学院大会上代表班主任的发言——
在感动与感激中与你牵手
我上大学的时候是学校的团委副书记,每天和各院系的辅导员打交道,深知辅导员工作的辛苦和责任重大。当年爱人被商谈做辅导员工作征求我的意见时,我斩钉截铁地说:“不干!”班主任是协助和分担辅导员工作的,我虽然心疼伟强、李娜、利南这些撇家舍业的小辅导员,却深知班主任不是一个“好活儿”。
2016级新生报到前林艳书记几次找我谈,她说:“你是教授,博士后,你当班主任会给学生更多学业、生活上的指引和帮助。”我不为所动,说我家远,身体也不好。最后一次,我们教研室主任、党支部书记刘秀玲也在场,她说:“为了咱自己专业的孩子,你就多做一点吧!”我说:“你们俩自己奉献不够,还非得要拉上我啊!”奉献,我突然被这个自己无意间说出的词语打动,想起自己也是一名有着二十几年党龄的老党员。就这样,我成了人文学院的一名班主任。
在人文学院,我们的林艳书记、李景山院长、陈连军副院长也都是班主任。
一年下来,我首先要感谢我的班级干部。这些能够严格要求自己并且全心全意为班级服务的干部是全班同学自己投票选出来,所以也应该感谢每一位郑重投票的同学。而干部们能够赢得选票也必须感谢上一届带班儿的“老生”给了他们展示自己能力的机会。
新生报到的时候,我从江南过来,看这个集体的58名同学第一次整队亮相,嘱咐他们尊重带班儿的学长和比他们大不了几岁的教官;军训时我去操场看他们演练,会操时为他们拍照定格三十七连的风采;我自己出钱买蛋糕为过十八岁生日的学生举行成人礼,并送给每位同学一个悬挂着天使的书签儿,因为这个成人礼是送给他们每一人的,而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我的天使,我的天使一定要热爱读书。“三八节”的时候,我还专门给女生做了讲座,谈“大学里,我们怎么做女生”,其他专业也有同学来听。我们班男生羡慕地说:老师,啥时候也给我们讲讲怎样做男生呗!
第一次班会,我请2015级的团支书柴晓云、班长宋泽阳和普通同学徐沐然来到班级,给同学们讲团支部、班委会的职责和班级生活的日常,指导新生参加竞选,也明确自己为什么要参加竞选,以及如何开始自己的大学生活。令人惊喜的是,几名同学带来了2015级同学在2016年高考还没开始录取时就录制完毕的迎新视频,一张张热情洋溢的笑脸让学弟学妹们倍感新奇,也倍感温暖。15级同学说上一届同学也是以这种方式欢迎他们的到来的,这是我们汉语言文学专业的优良传统。
我从来相信身教的力量,后来还请了毕业班的学霸赵冰琬和社会实践积极分子徐鹏飞来告诉他们可以以不同的方式来丰富自己的大学生活。征兵宣传的时候我请从部队服役归来的马跃东同学现身说法,后来果然有人递交了从军申请。就在前几天,赵冰琬已经顺利就业,徐鹏飞已经走上了风险与机遇并存的自主创业之路。而他们的路也可以是你们大家的路。
因为缺少班主任工作经验,开学前我就提前向“老班主任”们取经、学习,张伟、陈蕾、林世军等老师都给了我真切的帮助,真正做到了“传帮带”,这也是我们人文学院班主任工作的优良传统。
春天的时候我身体不太好,但上午晕倒在科高的电梯里,下午还是按照原计划找同学谈话。我从来不跟我们班的同学说这个,我只跟我任课的三年级同学说。我们在主楼的白板教室上课,多媒体授课课堂容量大,但需要自己带电脑。我跟他们说:“上课的时候你们帮我带个电脑吧,老师拿不动!”
奖学金评比一直是班主任工作中的一件大事,我和同学说:没有前缀的“奖学金”是每个人该争取的荣誉,但“贫困生奖学金”既不是耻辱也算不得荣誉,它应该属于真正有需要的人。我还给他们讲了从前的贫困生打工赚钱,自助之外还有能力帮助他人的例子。最后,我们有一个班在贫困生奖学金报名时都没有报满学院分拨的名额。我们学生的家境我了解,不是因为他们没有困难,而是因为他们有靠自己克服困难的勇气。我们当老师的要给他们这份能力。
第一学期有女生生病了打电话给我,我会在冬夜里放下饭碗穿上棉衣,说“在哪个医院,我去看你”;第二学期有男生肾结石发作疼得死去活来,同学们把他送到医院给我打电话,我问:报告辅导员老师了吗,通知家长了吗,需要我去送钱吗?听到他们说报告了,通知了,费用交过了,又向我转述了医生的诊断和意见,我放下悬着的心,该干嘛干嘛。这种差别对待不在于对象是男生还是女生,而是刚离开家的时候他们手足无措,也需要更多的温暖,接下来,就要学习长大,而我的孩子们已经能把事情处理得非常妥贴,我就该学会放手。我没太管,他们也是一个团结友爱的集体,也捧回了一项又一项的荣誉。
在不久前的党校学员推荐中,同学们报名踊跃,要求进步的意愿十分强烈。但在名额紧张的情况下,两个班综测第一的同学都如愿以偿。在强化教师工作作风整顿的同时,学生要抓的就是学风建设。我就是要在学生中强化这种意识,就是要引领和督促大家树立正确的学风,努力成为“品学兼优”的人。对,品学兼优,这是我们的导向,是我们的要求,是我们的目标。
当了班主任我才知道,有些父母是不能给孩子以必要的人生指导的,我也才知道有些父母的溺爱已经濒于毁掉孩子的生活。我也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好妈妈,我女儿是“放养”的,我的教育理念是“无为而治”。
做班主任我也不太合格。我没有一年级的课,也不常去教室寝室看他们,除了主要班级干部和单独谈过话的学生,他们的名字和小脸儿我是对不上号的;一年来,我们班也有宿舍卫生不合格被通报的,也有同学闹了矛盾哭哭啼啼找老师的,也有一名同学第一学期下来就有一门共同课要补考的。但我也深知,一年的班主任工作并不能说明什么,是否合格、是否优秀都需要到放飞雏鸟的时候甚至十几二十年之后才能得到真正的检验。那就让我们共同期待未来吧,期待我们的学生能够以“厚德博学”之能,实现“强吾兴邦”之志!
2017年6月

2020年6月代表全校班主任送寄语给全体毕业生——

||作者高方
“林记出品”主笔。
教授,文学博士(后),散文作家。黑龙江科技大学“教学名师”。“黑龙江省文化名家”(宣传文化系统“六个一批”人才),硕士生导师。黑龙江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出版学术专著《<左传>文学研究》《<左传>女性研究》《千古谁人共此梦——诗语红楼》等8部,另有文学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散文》等处,出版散文集2部。

“林记出品”
——全国首家
“家庭文学写作工坊”
神存富贵心陶然,
诗文歌诵舞蹁跹。
疏食饮水传世久,
寻常人家有清欢。
此为一间被100余家媒体关注、发表、报道的家庭文学小铺儿。
自2018年1月22日起,“林记出品”忆家事,说人生,谈写作,论文艺,以“林家写,写林家”的别致方式,形成了一个文墨飘香、情深意浓的文学大家庭。
公众号几乎所有的新创作品都被国内报刊发表。目前主笔为16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人,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4人,中国评论家协会会员2人,黑龙江省评论家协会会员3人)。
“林记出品”订阅者涉及全国近400个城市、世界30多个国家。祖孙三代共同经营的“林记出品”慢慢从一个闭环系统变成了敞开的空间,公众号最初的定位“一家人坚持精神聚餐,只为亲情抚慰、岁月安宁”,也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如今,“林记出品”更希望借助自己的尝试,来提振寻常百姓写作的信心。
如您有兴趣,欢迎识别二维码,关注“林记出品”!烦请您同时推介给今生愿与文学结一场尘缘的家人、好朋友们!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