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普洱原创·小说连载】熔炉(五十二) || 吴亚锋

熔炉(五十二)
文/吴亚锋
大林醒过来时,已经是不知几天以后。大林意识清醒,动动手脚还都活泛,就是身子动弹不了。头晕到不辨方向,其实也就没有方向。周遭黑洞洞,大林伸手摸前边,手脚摸到的尽是湿湿的石头,停了一会儿鼻子才有了嗅觉,闻到一股腐朽潮湿阴冷的味气,再仔细闻能闻到死尸的腐臭。大林完全恢复了意识,想起疤脸,想起石缝里殷红的小蛇。巨大的恐惧笼罩在大林头上,他怀疑自己是死了还是活着,阴曹地府应该是这个样子,可是阎王爷在哪里呢?为什么不记得过奈何桥,是不是没有喝迷糊汤,大林记起自己是孟家河人,是孟家河的村长,想起石头,大林确定自己没死,石头哥应该安排人找他救他,可是他跟着疤脸上这儿来,石头哥不知道。大林这才想起自己是打算和疤脸合作的,没有打算告诉石头,更不会让村上知道这事。大林为自己心理上对孟家河的背叛深深懊悔,同时也在这性命交关的时候,悟出了一个道理:人不能操瞎心。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大林逐渐恢复了部分体力,试着站起来,可是腿软的撑不起身子,大林拼足了力气终于站了起来,头在天顶上撞了一下,浑然不觉得疼。站起来以后,大林感觉到头顶有一小股冷气灌输进来,这是天井透进来的一股风,就是这股风救了大林一命。大林不知道自己如何挖出一条通道,也不知道用了多少时间,当他从近乎地狱一般地山洞中爬出来时,满天的星星带着阳间的气息闪闪烁烁,大林被白的光刺的眼疼,一头扑倒在地上……
带着石头的警车开到平川镇派出所门口就停住了,两个民警一路特别客气,笑脸相待,就是一言不发,石头也不问,两个民警互递了眼色,最终还是没有给石头上铐子。不大会儿功夫,冯经理开车停到警车一侧两个民警马上下车打开车门,请石头下车。石头看到冯经理,不想下车,他立马知道这都是冯在操纵。派出所不过是他的利用道具。冯下车走到石头跟前,拉住石头的胳膊:还有多大的功了?下来!石头被冯经理这么一拽,不好意思再不下车,下了警车,冯挥挥手警车开走,石头被冯经理拉上车,关上车门径直往弘农县城走去。弘农县城著名的五六桥头,是黄金热了以后迅速发展起来的热闹地方。这是一个新开发的商业区,超市医院各类商场饭店都在这里集中。最著名的酒店要算位于桥头的白云大厦,若干年后这座酒店升级为国际酒店,但是弘农县城的土豪们那时很少有人见过国际酒店的模样,据说在灯红酒绿中摇曳着风情万种舞姿令人销魂的小姐,有俄罗斯女人。到底是不是纯种的俄罗斯女人,不得而知,但是这种不同于黄土地上的黑俏女子的大洋马,却给弘农县城的达官贵人及黄金土豪们,留下了无限的想象空间,也带来了别样的快活。每当华灯初上,五六桥头璀璨夺目完全一派小香港风貌,整个弘农县城沉浸在歌舞升平的迷醉中。汽车熟练地拐了几道街巷,司机待冯经理和石头下了车,头也不回地把车开走了。冯经理对司机示了眼色,意思是我不通知你不用来。司机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开车走了。转了好几道巷子,冯经理对石头说:你见个人。石头不知道要见谁,大人物应该不会在这个地方。走到一座像是民房小院子门前,冯经理掏出手机打电话,门不一会开了,石头惊诧地半天没反应过来,开门的是瓜蛋。石头想不到一直没影儿的孟前程局长,居然就在弘农县城。瓜蛋没有一丝外气,上前递给石头一支烟,容不得他拒绝,随即点燃了打火机,石头被迫吸了一口,瓜蛋优雅地压压手,示意石头坐下。多年的为官生涯,早已练就了瓜蛋通体的官气,弘农县矿山管理局局长是个肥差,炙手可热。孟局长自然近水知鱼性,明里暗里盆满钵满,当然,这些男人世界里的事情彩霞不会全知道。孟家河选矿厂多年来顺风顺水,孟局长功不可没,没有那个民营企业能如此无风无雨一帆风顺,石头当然知道,孟局长从石头这里得到的应该不少,石头也不会让彩霞知道,更不会告诉老书记,这是天知地知的事情,整个黄金形势下的潜规则,大家心知肚明。
石头坐下抽烟喝茶,环顾室内,不用说这是瓜蛋的一处外宅,虽然石头进门之前屋内被整理过,还是能在细节出看到女人的痕迹,沙发上当然不会留丝袜内裤之类,但是弥漫在房间里的香糜之气,还是让人看到瓜蛋的私生活的奢华。石头心里翻腾出一股奇怪的味气,为彩霞。他在一瞬间觉得彩霞委屈,甚至为彩霞和没有见过面的局长外室女人吃醋,这是很微妙的感觉,石头觉得自己太过怪异。瓜蛋面无表情,开口道:老头儿的股份给你两成,山上的事情过去,你出面做个样子,推车打人的事就算处理了,就这样,不要多说了,这事就这么办。石头站起身,拒绝了瓜蛋拿过来的一张卡:股份我不要,强子拉走的矿各一半,我算低头了。孟家河的利益不能有损失,我不为我自己。“你不是正在扩建小学校吗?需要钱。”瓜蛋这么一说,石头觉得瓜蛋太无耻,深深为彩霞一辈子嫁给他而心疼。石头不想说话,接过卡扔在桌子上,转过身走出门。瓜蛋大声呵斥:你闯了这么大祸,耍什么威风?老头儿很不高兴。石头停住脚步,瞅着瓜蛋:他不高兴就不高兴,强子在山上擅自动矿腿子,我不会由着他。瓜蛋口气软了:这事原本可以商量,你们弄成这个样子,强子不适合在山上干,我通知冯经理打发走这个人。冯经理这时从外屋进来,谦卑地对石头和他的老局长表态,强子已经打发走了,山上拉出来的矿,各一半,就按石头的意思办。石头听到这儿火气才消了一半,瓜蛋缓和了有点笑脸儿:你当了这些年干部,怎么还是培养不出一点素养?笑着拍拍石头肩膀,说:好好收敛收敛你的性格,亲家!瓜蛋叫石头一声亲家,石头忽然有种不知所以的感觉,木在那里,瓜蛋顺手拿起桌子上那张卡,放在石头衣服兜里,示意冯经理安排石头住下。
作者简介:
吴亚锋:灵宝阳平人。三门峡市作家协会会员。一个沉淀于生活不能自拔的老男人,一个躬耕于田间却又醉心于文字的痴心不改者。平台与报刊发表了许多自以为是的文字,大都是随性随意的胡说八道。不敢妄称文学人,只愿做一个与你聊天到开心的知己!歌唱。
·END·
普洱雅苑
品茗 · 修心 · 慢生活
投稿邮箱:roushi0215@163.com
世界再大,不过一方桃源;心有温情,处处春意盎然。策划:石子主编:初见 · 普洱雅苑编委:王福寅 | 弘农羊 | 李宝君 | 吴亚锋| 知行| 贺文杰 | 崔河山目前100000+人已关注加入我们

灵网备[2018]S0004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