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张金福 : ?我的心血白费(小说)| 宁古塔作家网

我的心血白费(小说)
贵州 / 张金福
我的心血白费,我对着张家坪说。那又怎样?张家坪望着我。我说,问题出在报社,报社如果不反对我的“仙文”,我就只能是实打实的,如果认为我的“神仙小说”是假的,纯属虚构,那就错了,当然,小说难免有虚构,不虚构,就不是小说,但问题是不发,认为又说了假话,那也只能是大家死,既然要我陪着大家死,我还不愿意,所以,我今天来,主要是找你们政府,你们政府承担也得承担,不承担也得承担!你这话,是什么话?张家坪又说。这个话也不假,我说,过去找刘定明,刘定明在大乌江,而现在找刘定明,刘定明不在大乌江了,由于找不着他,只好跑在龙溪去打,龙溪去闹,但龙溪反映了,承认了,几翻几复又推给你们,你们不负责任,谁又负责任?不要说是县委县政府要你们负责,就是跑在地区,跑在省里,跑在天安门,恐怕到时,也是叫你们负责?既然是你们负责,你说,这个责任,该不该负?当然,我又继续说,我是利用了仙家,而我又的确有仙家,也正因为有仙家,有这个世界大战,有这个世间灾难,我才敢闹,如果没有这个灾难,没有这个世界大战,说的不是事实,我压根儿也不敢,也正因为是事实,也是救人,我也才没顾,如果说的不是事实,又怎敢拿自己的命来打斗?我这个人,也不怕那个卡拿,我先把我的东西搬在你们政府来,我要出去,如果说灾难降临了,大家死,我还可以去躲,如果不死,没有这个灾难,这个东西,我的还在,还问得着你们!如果是放在我屋里,我没在家,恐怕有好多人都会搞我的,如果不发生,东西被人偷了,我又找谁要?如果灾难发生了,东西被损毁了,那我也怨不得,如果你们不同意,仙家不打,我也要打了,因为,我也要生存,我也要吃饭,我也需要老婆,你们不给我饭吃,也不给我爱,不发表我的作品,仙家又不公开!我不是在这个地方被你们困死了?光是低保又能解决什么问题,我要你们出2万元,就是要你们帮我解决这个住房问题,好成过家,如果你们都办不到,别人送来了,又要退回去,这是什么意思?说我发表了作品,写了这么多,又是作家、诗人、记者,但我这个记者又没有钱,报社也不认,不发,我又吃什么?打也打够了,闹也闹够了,我又看了他一眼,又继续说,既然《遵义日报》认为这个灾难是假的,算得到也好,算不到也好,也不需要我来提供,看来,这十多年的心血,我真的是冤枉和他们说了,既然我冤枉和他们说了,我就从今天起,那个腰儿再去说,日本打不打,国内有无灾难,关我卵相干,但是,我要看这12年所有的人都确实毁灭之后,我才甘心,我现在还不能去死,所以,我不得不找我自己的出路,既然这个地方都不可能容忍,也不收容,更不要,我干吗还死守这个老迎盘?张家坪看了看我,又说,那你要出去,可以啊!现在那个又没出去?问题是我出去之后,我的东西交给那个来保管?那个又来负这个责任?被别人偷了又怎么办?毕竟,我还是这个镇的公民,还在你们的管辖之下!那你过去又是怎么出去的?张家坪又说。过去,我说,我一直都是打着记者的招牌,使人不敢动我的,而即使如此,我自己的亲兄弟都偷过一回,我说我有仙家,仙家说的,是我兄弟偷的,你们又怎么不管?又怎么不相信?而《遵义日报》不公开,又不发表,既害我找不到婆娘,又害这些人也不相信,反而还欺我,笑话我,我有仙家又怎样?我会算,那个又用我?被我打过的,被我骂过的,他们那一个又不时刻谁时都在盯着我?我总算看清了人们的心理,我又继续说,没有爱,也正因为没有爱,不关心,我才不说,我才借此机会打向人们!当然,也不是每一个人都看重的是金钱,也正因为沈大勇不看重金钱,仙家才从贵州中八支起我回来要靠沈大勇,当时贵州中八陈斗明还帮我介绍到台江电视台呢,如果他知道我没钱,的确是个穷光蛋,没有钱给他,他又会真心实意的又帮吗?正因为仙家说,他是看重的是金钱,我才从他的身边悄悄的又溜走,可惜的是我来找到沈大勇,沈大勇也不相信这个灾难,还有这个世界大战,也把我放了这么多年,而我们也打了这么多年!而这个月我说到要沈大勇出1万元,是他的责任,你们政府出1万元,他得知这个信息之后,2万元,他出了,交在你们镇政府,你们镇政府干吗又要退回去?既然你们镇政府退回去了,当然这个责任要由你们政府来负责!张家坪看了看我,又说,这个事,我不知道,我不晓得,我没在!这事只有你们当中一个女同志和房改办的清楚,只不过,沈大勇又是支起他的心服送来的,他本人还并没有亲自露面,今天,我就不得不把这个话说明,的确是沈大勇送的,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好,反正是仙家说的,如果《遵义日报》要以这个来卡拉,怀疑这个不真实,是假的,我也没话说。毕竟沈大勇,我也说过他,责怪过他,不过,小说始终是编,是虚构,你如果不公开,要给我为难,当然,我只能是点名,再也不多说,那个厮儿又再说?你好像和那个都搞不来,张家坪又说,一来,就是厮儿厮儿的!我遭了这么多危难,我又是为谁?我又说,我为了天下人,可天下人并没有认我,我有什么办法?好了,好了,张家坪又说,这事,你只能找当官的,我作不了主!我又说,我前次下来,你又说,救济搞给我了,又没给你们写几篇新闻出来,而《遵义日报》又不尊重一个人的劳动成果,我又怎么生存?反正我也给你说了,走,我也不会走远,无非是拿个相机跑在乡下去要饭,照相找钱跟本不可能,首先申明,这12年的生活低保,救济还不能下,如果能在外面乡下找到老婆能成家,当然是美事!成不了家,我照样在外面也要打,也要闹,追究下来,仍然还是你们的责任,反正老子确实没得!家中无非也是锅碗瓢盆,几样东西值钱以外,什么也没有?如果你不去打过招呼、查看,我回来不见了,就是你的事,反正,我同样要写文告诉天下人,就看你们政府和报社,如果你们几个能挽救这个灾难,没有世界大战,我算你们高明,如果这12年当中,你们躲不过,日本不开战,美国也不打,即使打,你们打迎了,躲过了,我喊你们喊祖宗,老子早就说过,世间上没有我,只能是毁灭,日妈总有一些人,拦我的路!既然要拦路,先把话说断,得保证我的生活和东西不受损失,我现在的确是贫民,也的确不假,但老子有仙家!谁动老子,老子都清楚,这不是乱说,先交给你们镇政府,免得到时又说这个又说那个,又不相信!我说完,我也走了,可是,我来到石阡,又找到我的朋友,要他在这边支助我,张勇望了望我,又说,你来石阡还有什么意思啊!你照相,在这边搞采访,前几年,还差不多,现在那儿又没有大学生,又没有发展?你说的仙家,我也不懂,虽说你在《四川作家网》、《半壁江原创中文网》上发布得有,但你来找我,不找你们本地方,却跑在石阡、思南来,要我来支持你,给下面打招呼?你这话,算了,算了,我怕你点,你这篇稿子,我来帮你发,我到要问问《遵义日报》,还有你们当地政府,这是什么意思?干吗把一个孤人推在我们铜仁来要饭,找饭吃,你真的是说得太悬了,太恐怖了,没有你,中国就没有希望,就算你和我说到过仙家,说到过世界大战,还有世间灾难,的确也是事实,但至少是你本地本方的责任,你跑在我们这个地方来要工作要饭吃,你真是穷得骨头发烧了吧!人家不给也要打,要打,你有本事,去找你们当地啊!我说,我冒着大爆雨,在这金秋时节赶到你家,遇到了你,我们是弟兄,又同是一个祖宗,你不帮忙,谁又帮忙?难道你们那里,就没有你的弟兄吗?他又说。谈到起弟兄,我又说,我的弟兄又是什么弟兄啊?我如果不是我伯伯家那几弟兄害我,死了母亲,最后,兄弟又打我,我才为了让他,又通过《遵义日报》汪孝杰,才流落到你们石阡、思南!这么多年,我好苦啊!如果他们不害我,政府真的管,我今天还没成家吗?如果没有仙家帮我提供各种情报,单凭我写了大乌江不张我,不理彩,他们都可能要打我,我还能活得了今天?既然如此,张勇又说,你继续找汪孝杰啊,你找我,又取什么作用?我又能帮你什么?我望了望张勇,又叹了一口气,又说,问题是现在汪孝杰不相信这个事实,认为我是吹牛,始终不发我的作品,也不相信,我对这个人失去信心了!再去和他谈一次吧!张勇说,你们是多年的好朋友,难道,这点忙,他都不帮吗?是,我又说,特别是最近几年,他这个人,跟本就不了解仙家,也不了解这个世间灾难和世界大战又和皇帝又有什么关系?他只知道我的家庭穷,也遭弟兄整,他人害,但他从不用我的作品,虽然这些灾难,我受的苦,他是帮了,但在事业上,他从不顾惜!他以为皇帝是轻而易举的,当初和他谈到仙家,他非常兴奋,也非常眷恋,然而,一设计到实际上的东西,他又表示怀疑,甚至于不信任!既然你愿意把这个话传给他,我今天就不得不把这个话说出来,没有我在石阡思南的经历,没有我走黄平瓮安遵义贵阳的经历,也没有我今天的成救!他认为有许多都是假话,查下来,许多都是假的,这的确不错,但一个皇帝,不经过仙家的严格训练,五花八门样样都不精,没有诸葛孔明军师的计谋,又怎能打败强国,统治这个天下!在非常时期,那怕就是违法,都要冲过去!这样的例子还少吗?世界大战,世间灾难,仙家早就说过,会有这么一天的,只不过是时机没到而已,那些抓捕犯人,任何一个军人,任何一个警官,他都要超越前线,你有车,他就抢你的车,去追捕犯人,这是非常很正常的!如果没有这个本领,如果不去夺取,又真能管理这个天下,我说过,我的天下不是靠夺取当今政府,也不是为了反党,而之所以过去不准汪孝杰公开,就是怕他公开之后,有人会利用反党集团来扣我们的帽子,而现在灾难是事实,时机也到了,怎么又是假的了?那好吧!你不公开,也行!如果中央能控制这个局面,我在这12年当中高矮不说,如果这个世间大灾难又爆发,死了中国兄妹,我就要再问你《遵义日报》,如果遵义,余庆也发生了大地震,我大喊,这些人死得好!我本来是中国的救星,降临我到这个世间上,就是为了接受痛苦,忍受磨难,然后再磨难当中生存,强进,我又怕谁?我既然敢骂敢说,就证明我有仙家,而这个世界本来是仙家创造的,又怎能轻易毁掉?他既然在我的身上注定了,那是改变不了的,除非世间更大灾难和世界大战没有这回事,但是日本已经开始进攻了,即使你联合了其他国家共同抗日,反日,还有美国,美国才是真正的霸主,不相信,但看天下,反正每一个人都看得到!仙家早就预测过,仙家才注定了我,你还不信?今年的确是个死结,但还有世界灭绝之日,如果我说错了,来坎我的头!这个头,他们也不会砍你的,这么多年都没有砍,你说的仙家又是事实,他们又怎敢砍你呢?张勇看了看我又说,只不过,是有些人不服气,你一个农村娃娃居然要去当总统,当国家主席,军委主席,是不符合常理!你有何才何德何能?你作家又算什么?诗人又算什么?记者,不要你当,你抓石头打天!我又说,这个世间可惜的是,这个灾难,这个世界大战,的确是事实,没有我,任何人当皇帝,也不稍!好了,好了!张勇又说,我都帮你说话了,你回去吧!真打起来了,算我一个,这才是我们张家的天下!我不想走,我又说,反正,我要你把这篇文稿发给全国各地,让他们来证实!好!好!张勇又说,我马上跟你发!但你还得写几句话,我又说。行!于是,我的灵魂又上天了,仙家说,你遇到敌机,要近快躲避,他们的敌机是隐行的,空中只能出现一点红,你见到红的就要躲,一般人是看不见的,只有你才看得见,冲进来了,他们都不晓得,还谈什么抗日?我望了一眼仙家,那我外面的朋友,帮我的编辑又怎么救?你想救那个?仙家又说!董江波这个人,可不可以?还有张冲、柳笛、张云圻,这些人都是不错的,我不得他们的帮助,我的作品,跟本没有人用!好人只有好报的,真是好人,我们也在他的身上打了记号,到时保准他们不会有事,不是好人就说不准了!我是说,如果又在他们那里又发生地震了,又怎么办?还要他们相信,他们发表你的作品,你是交了钱了的!但董江波、张冲、柳笛并没有要我的钱啊!也要他们相信,你不是有他们的电话和邮箱吗?可是,我在石阡这个地方,电话还要去查,又怎能及时通知?总之来说,你的仙家在全国还没有公开,你想接触唐波、慕容雪村,你都很困难,所以,你必须把笔头对准《遵义日报》,让他们来证实,他们才愿意关注你!好!我又说,就看你汪孝杰,还有《遵义日报》又能控制这个世纪灾难的发生!唐波这次在四川凉山、锦屏这一代发生泥石流灾难当中是深有体会的,你俩在微博上,也不是有过对视吗?找他帮忙,叫他加你关注,互相了解,相信你和他谈得来的!只是这些也是名人,还不知他看得起,还是看不起呢?谁又看着自己的亲人又遭受灾难?仙家又说,你不是在联系杨再旭吗?广东有这两个人助你,只要是事实!唐波会帮你的!也会找人保护你的,大乌江不保护,《遵义日报》不用,都只能是他们的灾难,他们的命,你又怕谁?好!我又说,东方不亮,西方亮!是一个人,又怎样?反正我的命,是同国家生死存亡相关的!说完,天空又现出一片红日,原来,我还在这个大乌江……
作者简介:
张金福,男,发表小说处女作《邻居》,诗歌处女作《在孤岛上》,有作品在《京西文学》、《乌江文学》、《黔中文学》、《燕都文学》、《时花文学》、《齐鲁文学》、《长淮文学》、《惜缘文学》、《厦门文学》、《赤壁文学》、《三苏文学》、《西北文艺》、《东南文艺》、《遵义文艺》、《凤岗文艺》、《茅台文艺》、《现代作家》、《西南作家》、《九州作家》、《当代诗人》、《中国诗人》、《青年诗人》、《鲁西诗人》、《中国诗乡》、《长江诗歌》、《齐鲁诗歌》、《东方诗刊》、《炎黄诗学》、《港城诗韵》、《娄山关》、《极文学》、《大作家》、《飞龙湖》、《诗乡报》、《山花》、《文萃》、《诗海》诗刊、《超然》诗刊、《神韵》、《清风笺文学》、《北京精短文学》、《山东精短文学》、《世界作家文集》、《西南当代中家》、《中国诗歌荟萃》、《文学与艺术》、《百姓暸望》、《贵州作家网》、《西北文学网》、《东北作家网》、《四川作家网》、《江西作家网》、《中国作家网》、《半壁江原创中文网》等刊物和文学网站上发表或发布,其中《偶然相遇》获《星星》诗刊2006年第三届“乐山杯”征文大奖赛优秀作品奖。《遵义日报》业余记者、《星星》特约通讯员、摄影师。
往期作品欣赏
张金福:骊山老母是万妖之祖(小说)
张金福:我的妈妈美如少女(小说)
张金福: 福绿村的历史变迁(小说)
张金福:大作家和他的孙女(小说)
张金福:两个女人一台戏(小说)

欢迎关注《宁古塔作家网》
顾 问:田永元耕 夫 高万红
主编团队成员 :朱文光于百成李延民高万红 金美丽 金波总编 :金 波
摄影师 :张立宏
《宁古塔作家》和《宁古塔作家网》是国内线上有广泛影响的文学平台,长期征稿,推荐优秀作家、诗人!是文联和作家协会的重要网络平台。
1、投稿信箱Jinbo1974@163.com(金波总编)或发在金波的微信里。
总编金波微信号:b13945316144作品+简介+照片+微信号,请在邮件或文稿主题处注明“独家授权宁古塔作家网开通原创”(不同意者,请勿投稿)。谢绝抄袭、一稿多投、违法及侵害他人权益内容,文责自负,与本平台无关。发表20篇以上的作者,可申请制作个人微刊文集。
2、编辑部有文稿编排、版面设计权利,不负责校阅修改文稿。以上文字为本文作者原创授权刊发。插图来自网络,版权为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我们。
稿费打赏20元以上,(不包括20元)开始给作者发放稿费.赞赏费用的百分之四十作为作者稿费。百分之六十作为平台运转和发展。一周结算一次赞赏,故作品在平台发布后两周发放稿费,后续稿费由于无法统计,所以不发放。
主编金波在这里期待您的佳作!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