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随笔 | 猫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三三呀

——建议戴上耳机食用——
忽是忆起那夜里的两只野猫。
大约是夜间三四时,被那声声凄厉从梦中拽醒。是猫的叫声。那时已是初冬,甚是惊异,怎的此时还有春日独有的啼声。但当时更多的,是恼意。
耳边尽是惊醒翻身声,啧啧恼怒。它们当然是不知的,只叫得一声凶过一声。全然把夜里本该有的静寂置于脑后。
大抵是在争占领地,或是别的什么争执。总之势均力敌,久久不休。
自那夜后,常是见到其他的猫,优哉游哉。
好些年前,见只靠着墙根匆匆,待到跃至一小坡,与我对视。它有些警惕,下腹有可见的起伏。我尽量放柔,却不奏效,只得离去。
它们好像总是这样,小心翼翼又孤傲一世。
它们从未被人驯化,我相信。
毕竟它们与豹是同宗的,野性难收。从不乞尾摇怜,也未曾恶意憎憎。总是独来独往,一身轻松,一身傲气。没有什么能让它们屈服,真的。
它们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不过闲来无事,游游人间。
美化也罢,片面也罢。嬉戏人间,飘飘乎矣,已是太过理想。
若无事,同它们走走,却忌要打扰它们享受自由。
贰壹年叁月
@三三呀
破阵子·春景
晏殊
燕子来时新社
梨花落后清明
池上碧苔三四点
叶底黄鹂一两声
日长飞絮轻
巧笑东邻女伴
采桑径里逢迎
疑怪昨宵春梦好
元是今朝斗草赢
笑从双脸生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