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第三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参赛作品】镜中衰鬓为谁斑/朱良启

我平时为了生活方便,一直都是留短发,因距离上次理发又过去了一个月,趁周六有点闲空,我来到熟悉的理发店,理发的大姐刚忙完手头的活,正好接着为我理发。在“嗞嗞”的电推子剃发的过程中,我本来是闭着眼的,理发大姐一边熟练地操作,一边顺口说了句:“朱老师,你在这理发多年,发际线倒没退后,就是白发一年比一年多了。天天操心太多吧?”听她这样一说,我睁眼看见落地的碎发中已经有了小半的白发,我口中答着:“操心是不少,年龄也大了,怎能不白头啊。”脑海中一瞬间却浮现出好多我熟悉的诗文。
李白说:“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当时还是学生的我认为这只是诗仙夸张的笔法;辛弃疾说:“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身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陆游说:“塞上长城空自许,镜中衰鬓已先斑。”我认为只是稼轩先生和放翁先生借此表达壮志难酬的悲愤;韩愈说:“吾年未四十,而视茫茫,而发苍苍,而齿动牙摇。”言自己未老先衰,我认为是韩退之凭此抒发自己对侄子英年早逝的悲哀;南宋末年蒋捷说:“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我认为只是反映作者国破家亡的凄苦与灰心。年少的我单纯地认为这些诗句仅是当时诗人借白发抒情而已。至于诗人头上有没有白发并不重要,也许根本就没有。而如今的我已近知天命之年,也有了几十年的人生经历,再想起这些诗文,多了一些感受。想到这里,我不由得问了自己一句:“我的镜中衰鬓为谁斑?”理好发,在回去的路上,我近乎执拗地思索着刚才的自问。
镜中衰鬓为谁斑?首先为生活而斑。印象中在二十七八岁以前,我有一头野草般茂盛的黑发,精力旺盛得教四个班的课外加班主任工作都累不倒我。我母亲在我刚出来工作半年时就因病去世,父亲也已经退休,父亲告诉我,他已经供我们上完大学,家中已没有余钱,其他的事他出不了什么力,以后的人生道路只能靠我们自己了。不过还可以在家里吃住一段时间,我完全理解父亲话的意思。那就一切靠自己吧!我当时二十四岁,面临着结婚成家的问题。开始有同事介绍女朋友,我因为手中无钱,工资低,又不想借债,一说到房子、彩礼家具等关键具体问题上,我总不能痛快地答应。一次刚认识不久的女友让我陪她逛市百货大楼,我手中只有一百多块钱,因担心她看中贵重东西我掏不出钱而尴尬,我只愿意在门口等她,随她自己去逛。但不久她就一脸不高兴地出来了,一路无言。我也不太在意,我也不想跟一个只在意钱的人过日子,我有我的打算,我自幼厌烦吸烟,少喝一点酒,不参与任何打牌赌博,不赶时髦(别人大多买了摩托,bb机、吸好烟),一天四次骑八十多里路回家吃饭。除了买些书,外出旅游几次,工资基本都剩了下来。用三年多的时间我完成了原始积累,当其他同事靠父母、靠借钱办婚事时,我完全靠自己解决了举办婚礼所需,买齐了流行的家具家电、服装首饰和日常用品。家里面的一根针线、一把螺丝刀,一只茶杯都是我们自己所买。看着焕然一新的小家(妻子学校临时提供的两间平房),我胸中自豪之情油然而生:我没给操劳一生的父亲带来任何麻烦,足矣!至于以后抚养孩子,掏钱给我父亲,岳父母治病、在城里买房,买二套房……生活就像一条波涛汹涌的大河,所幸我没被激流吞没,而是搏击中流,让家庭之舟稳稳行驶。但在数年中我付出多少艰辛,30岁以后,我看见头上时不时冒出几根白发,镜中衰鬓为我的家庭而斑,我愿意!
镜中衰鬓为谁斑?再次为我从事的职业而斑。我从1994年踏上讲台。我上学时学的是其他专业,但学校急需的却是语文教师。我接受了学校的教学安排,就必须付出更大的努力,先刻苦自学相关专业知识。当时农村教师极度缺乏,我们这批大学生一到岗,马上被委以重任。我被安排教两班初三语文,其中一班是复习班,当时农村孩子流行考中专,因为这样成本低,见效快。班中60多人大半已复习三年以上,有一人仅在初三就上了九年。此外还有几个四十多岁的民师为了转正也常来听课。我一进班,迎面而来的是齐刷刷的半信半疑和渴求知识的目光,我感受到的是沉甸甸的压力。我深知考学的艰难,更清楚上好学几乎是农村孩子当时唯一的出路。我没有畏缩,凭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迎难而上,精心备课,找准知识点,讲课生动形象,第一学期我备课批作业常常到深夜一点,连常常要求我认真工作的父亲此时也反而要求我早点休息了。不到一个月,我就赢得学校领导和两班学生的信任。当年中考结果大丰收。此后我一直带初三毕业班的课兼任复习班班主任。年年学校把升学的希望几乎都压在我身上,我经验越是丰富,成绩越多,反而压力越来越大,总想超越上年,一度失眠。我所带学科曾十多次在全区联考中独占鳌头,因为成绩突出,当地教育局直接把我调入区高中。送走几届高中学生以后,迄今已从教25年。我一共带过三千多弟子,其中出了博士四人,硕士六十余人,本科生近五百人,专科生两千余人,他们大多成为国家有用之才。我收到过一千多封信、几百张贺卡、无数的祝福短信。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大量这样的话:老师,是您改变了我的一生。老师,您在我的人生路上影响深远,老师,听您的课是一种幸福……能成为孩子成长路上合格的引路人,无愧于我的职业。但25年的殚精竭虑,操心费力,头上怎能不添白发。镜中衰鬓为弟子而斑,我值得!
镜中衰鬓为谁斑最后应该为我的理想追求而斑。青年时的我一直想从军,能驰骋沙场是我的人生梦想。但当时农村青年想当兵很难,军校我又没考上,最后上了师范学院。从教46年的父亲谆谆教诲我教书育人的重大意义,让我明白一位好教师对学生人生的重要性,告诉我人生能“得天下英才而育之,不亦说乎?”一样过出精彩人生。我接受父亲的教导,尽心尽力教书育人。要教好学生,必先提高自己,看书学习是最好的途径,人生当破万卷书!我的业余时间基本都在读书中度过。我进修完本科,又上了三年研究生课程。专业的、文学的、科普的书籍都是我的好朋友。25年中,我很少夜里12点前睡过觉,几乎没睡过懒觉,不夸张地说,多个年三十的晚上我都是在读书中度过的。坚持学习使我教起书来得心应手,从多次被学生评为“最喜欢的教师”可以看出来。120多张荣誉证书在无言地证明着我为理想的付出。我原来坚持写教学论文,但我看到学生很怕写作文,就决定多写散文给学生起个模范作用。所以从2014年开始,我业余时间转向了散文随笔写作,写着写着,我发觉自己深深爱上了写作,巴金说:“我写作,是因为我还有感情。”我赞同这个观点。无数的人和事浮现在我眼前,我要用文字描述我眼中的世界。继续努力工作之余,我把其余的时间全投入在看书写作上,力争再成为一名优秀作家,这算是我人生的第三个理想。夜深人静之际,正是我在文字之中驰骋之时。妻子说我年龄老了,反而变成了一个书呆子。她可能不太了解“为吟一个字,捻断数根须”的执著和一篇文章完工后的喜悦。辛苦的耕耘,带来了丰收的喜悦。几年间我在报刊、网媒发表文章180余篇,40多万字。有二十多篇文章在省市区征文比赛中获奖。辅导学生获奖或发表文章百余次,我带的学生开始喜欢作文。不过长期的熬夜看书写作使我的白发渐多。但镜中衰鬓为理想而斑,人生没有碌碌无为,我值得!
我想着这一切,终于更深刻理解了先贤圣哲们的人生感慨。曹操在赤壁大战前放声高歌:“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苏轼面对大江东逝发出悲叹:“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陶渊明眼看“白日沦西河”,一声长啸:“日月掷入去,有志不获骋。”这是先贤们明白生命重要却很短暂,知道自己必须尽力而为。而岁月不饶人,鬓发已白,年迈力衰,却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实现人生抱负,怎能不一声叹息,痛彻肝肠!
作家周涛说:“所有伟大的男人都曾使时间怀孕,从而在历史上复印出自己的影像。”我本平凡之人,做不到使时间怀孕这样伟大的事业,但文艺复兴时期的法国思想家蒙恬告诉后人一个比别人多享受一倍生活的秘诀:生活乐趣的大小是随我们对生活的关心程度而定的……眼看生命的时光无多,我想靠迅速抓紧时间,去留住稍纵即逝的日子,凭时间的有效利用去弥补匆匆流逝的光阴,剩下的生命愈是短暂,我愈要使之过得丰盈饱满。这个,应该是我一直努力践行的吧!如此人生,就是镜中衰鬓已全斑,又有何妨?
作者简介:
朱良启,男,现年48岁,毕业于安师大中文本科,中学语文高级教师,现任教于烈山区淮北七中。淮北市作协会员,烈山区作协常务理事。《行参菩提》新媒体十大金牌作家。2014年开始散文随笔写作。先后有二十多篇作品在省市区获奖。在省市报刊、网络媒体发表文章一百八十余篇,四十万余字。
投稿方式:要求投送Word或WPS电子版稿件,不收纸质稿件,邮件主题请注明“第三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参赛作品”。
征文投稿信箱:289341034@qq.com
新媒体《行参菩提》
2019年元月1日
第三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征稿启事(2019年赛季)
【第三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参赛作品】怀念我的姨妈/毛家成
【第三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参赛作品】疙瘩桥/大愚
【第三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参赛作品】有书伴读的日子/李庆华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