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卢氏部落第43期|【小说征文】租房

【编者推语】
一个进城务工的农民,一个精明能干的妻子,一个沉迷于游戏的儿子,一个飞来横祸的家庭,一群在生活底层挣扎,内心却依旧充满阳光的小人物。他们能否如愿以偿找到满意的房子?困窘的生活现状能否改观?石少宇的小说《租房》,从一个低微的视角,为您呈现生活在城市边缘的人生状态。
高万山吃过药,斜靠在五楼的阳台上,混沌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小产权房子建的距离都近,他想抓住从裤裆缝一样宽的两楼中间扎进的阳光晒一会。
将近快一个月了,媳妇早出晚归寻门面房子,自己却像个造粪机器似的躺在家里帮不上一点忙。孩子窝在烂沙发上,头扎在手机里自言自语:“快、快、快打呀,快跑毒,快跑毒,赶快捡98K,噢,又被毒死,狗日的又被干死啦!”
看着孩子惯的坏毛病,高万山心里烦:“你个鬼孙子能消停一会不?作业完了把你衣服揉揉中不中?想把你妈嘈炼死?”
“快结束了,叫我少耍一会,住校四五天写作业跟打仗一样,回来你还骂我。”孩子高攀一边放下手机一边顶着嘴。
骂过孩子高攀后,其实高万山心里有点后悔,心里不是滋味。说心里话,高攀这孩子还算听话,比起这老根在城里的孩子,自己的孩子够省心了!给孩子取名字叫高攀,就是期望他将来能胜过自己高万山。
这两年他妈在街边卖米线,孩子星期天做完作业哪天好好玩过?出摊、收碗、倒恶水、收摊子,都是孩子帮着弄。自己买菜出了车祸,又骨折又伤神经,出不了大力,跟废人有多大区别?
钥匙的开门声,让高万山睁开了眼,媳妇换过鞋进了厨房,高声问着父子俩吃了没,如果没吃,就多煮点方便面。在卫生间里洗衣服的高攀和在阳台上晒日头高万山同声答到:“吃过了,你自己弄点赶紧吃吧。”
失去了“裤裆缝”扎进来的阳光,高万山拧跐着坐到媳妇对面:“今天运气咋样?有合适的门面房吗?”媳妇强颜欢笑吃着方便面说:”差不多,比前几家租金低不少,就是门面房太小,能凑合。说是每年租金一万八,可转让费还得一万,里边留的东西咱卖米线也使不上,扔掉的多。就那样吧!少挣点比吃老本强,何况咱还没老本吃呢!县城都跑多少圈了?房租高的咱租下不合算,干一年都白给了人家,租金低的又太偏僻,凑合着吧!”
听了媳妇说的情况,高万山叹了一口气:“都是我的拖累,我跟废人一样,要不是碰我的车跑了,能给咱多少赔偿点,起码叫你少受点熬煎,老二娃也糟蹋不了。”
人家跑就跑吧!就当咱栽了一跤倒了霉,算咱欠人家的,你是掌柜,咋能算咱家的拖累?我闲了就当你是个收音机,给我说说话叫我听听。晚上我上边没人,可身边有人,比寡妇强多了,老二娃子糟蹋的事再别提说,就当咱命里没有。媳妇笑着说着荤话,宽着高万山的心。
出生在山里的高万山一家,当时家里几分薄地养不活人,是风风火火的媳妇狠下心叫来县城谋的生。亲戚朋友借了点,添上老根买了小产权房,做开了街边卖早餐米线的生意。
两年前,宣传打击小产权房的声势,曾让两口子心悸了好一阵子。风声过了,街边的早餐米线生意刚缓过劲,买房借亲戚朋友的钱也还上了,手里松散着还有几万块。前几年不叫生二胎时要人命,现在吆喝叫生二胎更催人命。老二才怀上,高万山紧跟着出了车祸伤住神经,肇事者跑了,加上老大孩子上学,像这情况他们咋养起二孩?夫妻俩忍着泪把二胎打了!如果还住在老家晚两年到现在,按条件也能给免费分套房子,可这倒霉蛋,破着命往前蹿,最后反而好事都留给后头人了?认命吧,认命。
上个月县里要创建啥全国卫生城?把所有的街边摊全撵回去,说是验收后还能继续在街边子出早餐摊子,谁知撵回来后再也不叫出了。街上扫的溜光,说街边摊子影响市容市貌,做生意必须进店,严禁街边摊子占道经营。人家想一出是一出,想到哪儿说到哪儿的禁令,可耽搁了做小本生意挣辛苦钱养家糊口的人,也耽搁了当不当正不正吃早餐的市民群众。
一个没有街边摊的大街能叫街?一个没有叫卖声的县城能叫县城?只有匆忙的行人和车流难道很宜居很有生气?但是这样的事情却喜坏了吃房租的房东们。高万山和他媳妇都这么想。
不大的县城消费水平却是不低。商品房、出租门面房,哪个都像吸血鬼一样,吸走了小生意的一大部分利润,吸走了大众的精气神,人们都在为基本的生存而挣扎。在高万山两口子眼里,那些吃房租的,就是吸血鬼。
县城里像高万山两口子出街边摊养家的人不少,现在一刀切都撵着叫进了店,市政规划建好的饮食市场迟迟没有启用,这一下又推高了原本就不低的门面房租金。
现今社会有一部分人靠吃房租成了常态,他们闲了捏核桃,大夏天带着手帽盘珠子叫发明发光,今天飞到漠河去看下雪,明天飞到三亚去海里洗个澡,后天蹿到内蒙古去骑骑马,大后天又到西双版纳去泼水,飞机都坐够了,要不是血压高,他们还想翻翻唐古拉山。这些人都是吃着像高万山他们一样的人给的岁贡,而且也不用缴纳个税回馈社会。
洗刷过碗筷的高万山媳妇,笑着给男人说:”叫我出去再瞅瞅,如果碰到租金再少点的该有多好?碰碰运气。”
下了楼,出野摊子的小推车、煤炉子、烂长条桌凳堆在楼下墙角,个把月天气灰尘都积多厚,高万山媳妇看了心急。卖了吧不值钱,留下吧人家不让用,怕小推车不卫生、怕烧煤熏黑了天。如果新店开始了,又得重新置换,又得花好些钱,又要回到解放前。
骑着自行车的高万山媳妇,出了小产权房子的巷子,巷子口原来摆野摊打的水泥墩子还倒在墙根,冰冷的墩子中间有个插伞把的窝子,像独眼龙的眼睛一样望着她骑车迷茫远去的背影。
说好了明天中午十二点后交定金的高万山媳妇,她想在交定金前的当口,看能不能再遇到比这租金更低一点的门面房……(本期责编:米玊)
作 者 简 介
石少宇, 河南卢氏横涧营子人,一九七六年出生。爱好文学,崇拜鲁迅,笔名“看客”,卢氏县作协会员,朝花/百读文学社成员,文章散见于文学微平台。

主办:卢氏县作家协会
主编:韦玉红
责任编辑
小说:董彦礼 米 玊
散文:方晓荷 李桂田
诗歌:赵建军 张彩虹
投稿邮箱:lszjxh@126.com 首次投稿时请附百字个人简介、联系电话及近期照片一张。
温馨提示:长按上方二维码关注卢氏部落。投稿时请在标题后括弧注明来稿体裁,以便编辑准确选稿。本平台推出的稿件均收原创保护,在推出后如得到更大平台推送,请及时通过文后留言联系小编及时删除。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