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同事的五个未接电话,背后真相残忍

仙女们:
新故事来了,跪求建议啦。
往期链接:
1.相亲那天,我爸看上准婆婆
2.同事私生活混乱,口袋的东西让人脸红
3.富二代的口袋里,暗藏杀机
4.监控盲区里,藏着女人的不堪秘密
5.满月宴上,我让后妈闻风丧胆
6.后妈的风流事,藏不住了
7.私生子的DNA检测,害惨后妈
8.女富婆的遇害真相,藏在监控里
前情回顾:
这件事情,自己在心里头耿耿于怀,人家早就忘得一干二净。
好在这个时候,小五的电话打破了尴尬的氛围。
程小老板的表店出事了。
1
出事的时间点很奇怪,已经是下午五点钟下班的时间段了,商圈周围的客人也渐渐少了下去。
一楼奢侈品区到了晚点都会限流,所有只有一条单行道能走。
就出事这么点功夫,进出排查的车辆不会超过十辆,并且都是保安熟悉的面孔。
表店附近的监控显示,几乎没有什么可疑人物出现。
林晏皱了皱眉头,目光落在苏北北身上。
轻声道:“表店出事了,其中一个店员…被人杀了。”
“嗡”的一下,苏北北的感觉自己的后脑勺被人狠狠打了一拳。
有这么一瞬间,她甚至觉得自己出现了耳鸣,像是两方重金属相击发出了长且刺耳的鸣声。
表店里除了她,剩下那个店员就是小美了。
周光潜也注意到她情绪不对,立马道:“怎么了?”
林晏侧过身,缓声道:“跟我们的车一起回去看看吧。”
2
小五带着市局的人已经在一楼拉起了警戒线,商业圈内所有车辆都被明令禁止离开。
林晏到的时候两边的治安警察刚好盘查完车辆。
小五指了指店内,道:“尸体在贵宾室里,程斌好像吓坏了,一直躲在现场的角落里不肯出来。”
“通知法医了吗?”
“在路上了。”
日头已经落下了,但是白日里被反复蒸烤的马路上还是暑气正盛。
苏北北闻到迎面的热潮中混杂着粘稠且胶着的血腥味。
就像是很多年前自己第一次看死人,那盛夏蒸腾的热气烘烤着血腥味,叫人喘不过气来。
林晏停下脚步,缓声道:“要是怕…就别进去了。”
她露出一个仓惶的笑容,应道:“我不怕。”
3
表店的贵宾室里漆黑一片,顶上的玻璃灯被砸得粉碎,沈一白打开手电筒,照向不远处的尸体。
小美安安静静躺在地上,脖子上豁开一道长长的伤口,伤口很深,外面的皮肉连着里面的血管和筋脉,一片血肉模糊。
血流了一地。
程斌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似乎是吓坏了。
苏北北喊了一声“老板”。
他像个弹簧一样从地上蹦起,然后在昏暗难辨的情况下,一把抱住了林晏。
“北北,我吓死了…我真的吓死了…”
他像是一只两百多斤的树袋熊,爪子死死抱住树干。
林晏利索地将他一把推开,嫌弃道:“离我远一点。”
4
程小老板还没从惊恐中缓过劲来,被人带出去的时候众人才发现他吓尿了裤子。
苏北北慢慢走到小美身边,她耳边的血液已经慢慢干涸,褐色的血块将发丝凝结成块。
脖子上的伤口还有残余的碎玻璃。
一瞬间,竟有种破碎的暴力美学感。
小美是被人一刀毙命的,玻璃柜台被人用消防栓砸碎,上面的一块碎玻璃成了杀人的凶器。
她慢慢伸出手,试图拨开她遮挡在额前的头发。
不料,却被人一把拽住手腕。
林晏皱着眉头看着她,忍不住道:“别碰。”
暴露在空气中的血液安全性存疑,冒然触碰会造成交叉感染。
他的手心灼热,握住她冰凉的腕子,瞬间叫她回神。
苏北北低声唤了一声“小美”,可惜地上的人再也不会应声了。
这个咋咋呼呼的小店员,跟了她小半年,虽然工作马虎经常出错,可是却是个实打实一点心眼也没有的傻孩子。
苏北北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情感淡漠的人。
可是如今看见活生生的人死在面前,心中触动万分真切。
林晏见她面色不好,宽声道:“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别难过。”
她点了点头,平声道:“这丫头身边没什么亲人,只有一个年迈的奶奶在乡下,通知死讯的时候,多照顾一下老人家的情绪。”
小美是穷苦人家的姑娘,只是不受命运眷顾。
5
沈一白清点完表店里的财物,发现中央保险柜被人打开,里面的三个空格位少了东西。
小五凑过去一看,问道:“这里原来是什么?”
苏北北站起身,沉静道:“两块表和一根鳄鱼皮的表带。”
其中一块是那天程青来店里卖的,百达翡丽的三九三九经典款。
这块表程小老板戴出去过几次,但是因为太过张扬了,后面就收在了表店里再也没动过。
她从柜子里掏出表的鉴定书,递给林晏道:“查查这块表,原主人是程青。”
司鉴的法医到了,工作人员迅速将尸体封存好,并且收集了现场的环境证据。
林晏戴好手套,对小五道:“查一下上面有没有可提取的指纹。”
程斌显然是吓坏了,坐在外面的沙发上久久没有缓过神来。
被带回市局做笔录的时候,他依旧语无伦次,根本说不清楚话。
小五勉强能从他破碎的只言片语中提取到一点有用信息。
6
出事前一个小时,他接到朋友的电话,说是想来店里挑一块表。
虽然是周末,但是碍于情面不好推辞,于是他叫店员小美去表店开门。
可是万万没想到,没等到朋友,却等到了一个带着鸭舌帽的陌生男人。
男人闯进店里,先是砸坏了监控,随即威胁小美打开保险箱。
拿走保险箱里的表后,男人忽然发现店员偷偷报警,随即抄起消防栓打碎玻璃柜台,并且用碎玻璃杀了人。
沈一白在接过笔,在纸上点了点,问道:“这时候你在干什么?”
程小老板低下头,小声道:“我当时被吓死了…躲在角落里不敢出来。”
诚然,苟且偷生不可取,但是这种情况下,为求自保也无可厚非。
问询室的灯光是亮白色的,照在程斌脸上显得格外惨淡。
苏北北看见他低着头,双手放在桌子底下,耳朵尖是红色的。
恍惚间,她对程小老板竟有种隔离在外的陌生感。
他们认识两年了,她似乎好像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过他。
可是,苏北北没有办法责怪他,发生这样的事情,换做是自己恐怕也不能保证一定能舍身。
一旁一直沉默的林晏忽然道:“凶手的整个行为逻辑有问题。”
7
他的声音不高,但是一开口问询室里登时就安静下来了。
沈一白扶了一下眼镜,适时道:“怎么说?”
“在明知道店员已经报警的情况下,不争取时间逃跑反而愤起杀人,这个行为不符合作案逻辑。”
表店所处的闹市区在市中心的商圈,离市局不过只有十分钟的路程,换做正常人都会选择节约时间逃跑,但是凶手却反行其道。
小五顿了顿道:“也许…是泄愤呢?”
他垂下眼帘,手指在案发现场的照片上轻轻一点,应道:“要是真的存了杀人的心,何必大动干戈砸破柜台玻璃,随身带刀不是更方便吗?”
苏北北反应过来,确实,整个案子的行为逻辑说不通。
凶手似乎原本不打算杀人,临时起意动了杀心,于是打破柜台玻璃取了凶器。
林晏接过小五手里的笔录本,看着上面混乱的信息,叹了口气道:“算了,先放他回去吧。”
看这傻胖子也吓坏了,恐怕多在市局待一会儿,指不定吓出什么毛病来。
8
苏北北见了小美的遗体最后一面,转身准备离开。
刚走了两步,发现林晏从里面追出来。
他犹豫着开口道:“你一个姑娘家…晚上一个人回去不安全,我送送你吧。”
市局外面的主路上,是老城区特有的白炽路灯,明晃晃的光历经时间和岁月的洗礼,变得十分温柔。
她抬起头,坦坦荡荡地望向他的眼睛。
这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有原因,不是恩赐就是教训。
教训,林晏在八年前就吃过了。
那么恩赐,大约是此时此刻的动心。
苏北北露出一个敷衍的笑,轻声道:“我家就在旁边,不麻烦您送了,再见林警官。”
说完,转身一个人消失在夜色中。
沈一白晃晃悠悠从里面出来,啧啧有声道:“刚才在师傅病房我就瞧出你小子不对劲,这么急吼吼跑出来做什么?”
他没有出声,大约是默认了。
走了两步又折回来,用一种十分认真地语气问道:“你说她真的不记得八年前的事情吗?”
沈一白挑了挑眉,狐疑道:“你希望她记得?”
林晏一时间也道不明白,这种丢脸的事情应该盼着所有人都忘记,可是偏偏又盼着她能记得。
大约…这就是犯贱吧。
苏北北回到家,将电量耗尽的手机充上电。
一分钟后手机开机,上面显示有五个未接来电。
全是小美的。
还有一条慌乱中未编辑完全的短信。
上面写着:北北姐,救我…
(第九章完)
酒儿:晚安了,亲爱的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