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伤感语录

【颍州文学.散文】李虹||那些年

点 击 “颍 州 文学” 关 注 我 们 吧!2020207期 总第207期那些年文/李虹时光,拂去了青春的激情,带走了纯情岁月的憧憬。但,总会有一些东西,在时光的缝隙中残留下来。曾经的人,曾经的事,慢慢漂浮在记忆中……那年,一群十七八岁的孩子,在那个秋天,远离家乡,远离亲人,相聚于同一个校园,在同一间教室上课,在同一个餐厅打饭。同窗共读四年,朝夕相伴四年,谈笑,嬉闹,善良,纯真。日子一天天从指尖滑过,四年,如白驹过隙,转眼到了毕业季。当年泪流满面.拥抱话别.依依不舍的同学们,而今已是风流云散。但是,那些离别的话语,那些深厚的情谊,已深深刻印在每个人的心头。生命中,总有一些不由自主的远离,在不经意间,沦为回不去的过往。匆匆老去的,从来不是风景,不是时间,而是离人。时间,总是无情地带走一些东西,然后让我们怀念。或许生命的美好,就在于相遇与别离间留下的岁月的痕迹。每个人的青春,终究逃不过一场爱情。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中,有爱,有情,有泪,有笑,却鲜少会有永恒。那些年,我们在纸上写着思念,在精心选择的贺卡里送上祝福,再贴上邮票,学校和二十铺邮局的路上布满了我们的足迹。那些年,那些青春的过往啊,如鸿飞掠,如影随形。人生,聚散无常,起落不定,但是,走过了,一切便已从容。无论是悲伤,还是喜乐,翻阅过的光阴都不可能重来。曾经执着的事,如今或许早已不值一提;曾经深爱的人,或许已经成为陌路。那些经年往事,蓦然回首,已是光阴如风。离开了一个地方,风景就不再属于你;错过了一个人,那个人从此再与你无关。指尖上的年华,握不住的沙。不敢怠慢光阴,光阴却把人抛弃在了身后。几番风雨后,不觉又老了一段年华。“流光最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多少往事不在,多少情怀已更改。想起种种未遂的愿,未果的誓言,一切都如逝水湮没在大浪滔滔之中。回忆起当年漏风的大礼堂里,那些一年一度的晚会,那些迎接新生以及颁奖的典礼,那些欢笑和泪水,那些纯洁的同学情,那些真真假假的眼泪和誓言,还有流逝的时光,正是悲欣交集。生活却仍在泥沙俱下,不舍昼夜。青春年少的记忆成为过往,天真快乐的童年成为回忆。青梅已酸涩,竹马已失颜。那些年,悄然离去,无声无息。感情起起伏伏,每个人都拥有过,也失去过,那些年,那些刻骨铭心,早已远去,不必再提起,那疼,也许是一辈子。多年以后,再回首,那些年,那些日子的爱恨情仇,已是云淡风轻。时光,总喜欢将红尘中的人和事,放在掌心摆渡,来了,去了;远了,近了;哭了,笑了。辗转中,成了朝花夕拾。
作者简介:李虹,安徽蚌埠人,文学爱好者,幼儿教师,曾在《宿州广播电视报》发表数十篇文章。等发表数十篇文章。

本期审核/编辑:肖龙
▼往期精彩回顾▼
【颍州文学】平台发布||《颍州文学》征稿须知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