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伤感说说

方台钓韵

2021年第3期/总第390期
简介
《方台钓韵》网络诗刊,坚持以弘扬中华诗词传统文化为宗旨,立足于公益运作,为参与的诗词组织和诗友提供作品交流和学术引领方面的服务。
《方台钓韵》网络诗刊的诗路行进口号是——传承法度,提倡真诗,拒绝庸俗。
齐志强 作
【聚萃方台】
——词曲及古风篇杨海钱【中吕·山坡羊】蔡英文哀川普(重头) 蹊跷多怪,痴心还在。(怜见俺)英婆(子)倒把相思害。命中该,叹为灾。(这叫)奴家(今后)怎把风流卖?选票(儿)掀翻(了)川普崽。情,伤好歹。愁,空自慨。 心猿难耐,郎情何再。潭中日月(倒成了那)珠沉海。忽生哀,又添呆。(没)奈何炒得(是一盘)空心菜。独梦(的)高跷(儿能向)何处踩?思,春梦窄。行,怜几载。时玉维水调歌头·谒白鹿洞书院所感 倚五老南麓,掩映翠林中。凭崖昂首天际,鄱水荡春风。逸步流芳桥上,似听呦呦白鹿,日射影成虹。收拾身心处,道亦古今通。学规在,游人仰,墨香浓。书声杳去,石刻真迹绿苔封。放眼群山屏叠,漫是云封万壑,古木化苍龙。犹有周朱意,攀上更高峰。张瑞芹鹧鸪天·学诗十年有赋 十载光阴一线长。繁华褪却少年狂。可怜八万梅边句,尽作三千鬓上霜。人薄厚,世炎凉,心窗关锁又何妨。诗词茶茗堪同煮,玉碗金壶涵墨香。鹧鸪天·咏菊 不共兰荪一例开,皎然颜色待霜裁。抱枝或许花追梦,泛酒犹能香绕斋。甘落寞,巧安排,东篱叠遍认吟怀。陶公归后多闲话,分付诗人作浪猜。鹧鸪天·题顽孙 小子天生性不乖,偷桃几度下瑶台。上房直欲掀新瓦,入岭犹能捉野豥。萌哒哒,爽歪歪,红帽斜戴鼓红腮。筋斗一翻君休笑,敢把阎王揪出来。兰谷清音鹧鸪天·忆秋 不负冰怀不负卿,与山与水约同盟。寻常岁月诗无尽,悱恻情怀何以争。浮云浅,冷波横,谁心一刹见澄明。秋风江畔人依旧,眸里依然诺此生。鹧鸪天·忆秋 眸里依然诺此生,一花一叶赋诗情。禅心修作澄明念,水墨铺来风雨行。秋天我,那时卿,三千小字写曾经。寻常珍作人如玉,与蝶翩翩陌上行。秦 文锁窗寒·游北海而感物 玉塔琼楼,观澜画栋,古寺朱户。凭栏远眺,水榭亭台濒渡。步斜阶,侧柏白皮,古松掩映芳茵路。梵界西天地,红墙金顶,孝行名著。秋虎。施威处,恰溢彩流丹,不拘朝暮。皇家映像,逝若晨曦清露。水波间,看取皂鸦,怯于挑战鱼猎鹭。正斜阳,漫洒余辉,谢幕兼开幕。任胜利忆秦娥·寒衣节 寒风瑟,爹娘驾鹤阴阳隔。阴阳隔,天伦难享,怎忍悲泣。坟前诚祭跪双膝,轻烟袅袅云天入。云天入,思情切切,诉语同陟。渔樵唱晚浣溪沙·立冬日 银杏金黄抱立冬,经霜棠棣染深红。孤凫苇荡叹西风。一叶精签观世界,几杯坊酒话穷通。无忧最是小顽童。王大华鹧鸪天?小雪 玉片飞扬落岭坡,江南塞北湿寒多。银装漫裹冰封地,白雾轻飘水冻河。挥锦笔,品烧锅,骚人雅聚共吟哦。堂前静赏风涛曲,窗外聆听小雪歌。吴丛海临江仙·闲蹓偶感 独步林间寻逸境,风来叶落纷纷。天边一片火烧云。晚霞虽万里,转瞬亦无存。回首浮生多感慨,颜苍无复青春。花开花落逐凡尘。方今末路者,曾是少年人。段有珠采桑子·北要子团聚 寒风西岭声声烈,鹞子闲吟。鹞子闲吟。几处霜红,看尽柿灯岑。相逢故里乡愁忆,往事牵心。往事牵心。几度艰辛,代代报佳音。刘激扬西江月?落叶 众赏菊花怒放,独怜落叶枯黄。当年翡翠送青芳,曾惹多人赞赏。落叶依栖老树,归根仍恋原桩。明春更绿更清香,只待花红鸟唱。西江月·自题 携手吟诗罢后,放歌赏景归来。好山好水悦情怀,翁妪逍遥自在。三俩友朋雅调,一双凤鸟高才。争名逐利最堪哀,淡泊悠然心态。卜算子·小雪吟 梦幽瑞叶来,秋暮红枫泊。洁白晶莹惹人爱,喜与寒冬乐。雪融润农田,共盼丰收获,待等花红柳吐絲,化作春潮落。谢岷虎【商调·秦楼月】重阳游红崖谷 红崖谷,山岚红叶层林树。依栏瞩,霜秋风冽,畅怀思翥。溟濛远黛迢遥路,嵩峰栈道藤荆覆。临风伫,心潮逐浪,醉情诗赋。
——绝句篇贾宝成观雪偶感帘外飞花幻亦真,装来景物一时新。高楼但可闲观雪,不是饥寒交迫人。山中雪霁漫舞琼花破寂寥,散花人在九重霄。更爱山中收雪后,霞戴峰头云佩腰。马锡斌雪飘飘洒洒只寻真,装点山河一次新。嫁与清风风不许,可怜践踏入泥尘。蝉蛰伏经年吸汁源,忽听争得落枝喧。居高那个洋洋态,一树清风笑不言。寒 夜一弯冷月夜沉钩,谁向寒光两不休。已是子时无睡意,西头看罢又东头。仇玉英悼乏驴岭战役阵亡将士(四首)一关殉难万英灵,战事虽遥不忍听。但得国歌时奏响,勿忘血肉铸长城。列士遗踪次第巡,天梁仄径遍柴薪。登临莫怪风凌厉,或恐不能醒世人。许将七尺酬家国,岂向豺狼脊骨弓。纵使男儿流尽血,握枪依旧站成峰。纵然弹尽岂能降,饮恨寒崖为国殇。一落虹霓成壮举,群峰翘首仰天梁。谷中维车行高速路笑语相牵十月风,一程越过又新程。当年展转擎旗路,何似行车如此平。车过隧道忽明忽暗不须量,瞬即横穿十里长。山岭难为拦路虎,飞轮滚滚又前方。车爬上坡道这坡爬过那坡来,座座高山揽入怀。两侧雪松欣迓客,晃如花伞正撑开。车近延安宝塔遥遥渐入眸,长天万里彩云流。莫言山下小弯道,牵住中华九大州。秋 望京郊初雪久梦方迟起,朦胧略有痕。遥观迎雪者,不似梦中人。郭五堂银杏凋零逢雨霜打风催白果残,萧萧落叶雨涟涟。曾经郁郁绿荫厚,散尽千金也洗钱?小雪节赏月季羞面探篱摇朔风,胜春瘦客几芳名。骚人难解许多意,今日只呼斗雪红。王剑文凭吊雪花山抗日战场遗址处处铁蹄何处家,狼烟纷起战天涯。悲腔怒吼出秦调,十七师旗插雪花。雨夜行(二首)斜丝密织构新图,行走霓虹影不孤。未记贫身求富达,前车赐我乱飞珠。雨洗尘埃镜面新,车灯多彩炫铺陈。反光迷乱行人眼,疑是水晶宫里人。南 山邀友夜饮连句十六秋庭满月光,菊吟连韵透花墙。飞杯对友情难已,有梦谁曾嫌夜长!踏雪登封龙书院蜿蜒曲径入山幽,书院钟声唤岭沟。渺漫云程冰雪盖,千阶始到状元楼。贾宝汀望 冬繁华落尽见苍凉,忆起青葱点点伤。本是红尘来往客,岂惊老迈卧冰霜。落 叶解落三秋画里穷,君今别我我怜君。当时只恨相依少,辜负高低一树春。小雪日咏雪一野萧疏雀可罗,菊黄隐后少婀娜。还承六片如约至,知是天寒寂寞多。霍庆来过武汉洪山体育馆感吟疫情之际改方舱,每忆当初痛断肠。切盼人间无病患,天蓝水绿百花香。步韵陈振西吟长《红楼人物林黛玉》悲风悯月总伤神,任是仙园难寄身。和泪葬花谁解意,情缘来去不由人。陈振中冬钓杂吟日挂山头钓未回,林中寒鸟乱声催。堤边野菊无人赏,犹见翩跹彩蝶来。宋振吉冬 雨乍凉冬雨送残秋,渐落丹枫瘦荻头。野渚不堪莲老去,只余陶菊半含羞。段有珠夜雪晨望琼花子夜开,绮梦入瑶台。晨望寒山上,银装不自裁。段二强雪后六出轻盈落院来,凌花欲缀小窗台。无聊又忆儿时事,雪仗犹酣笑满腮。
【切磋赏析】平仄辨析一例文/杨海钱 平仄律是诗词格律的重心,辨析字的平仄则是把握平仄律的基础,而要关注字的多音调性又是辨析平仄的一个十分重要的方面。 汉字的音、调、义,在整体表现上是非常复杂的。有一音一调一义,一音一调多义,一音多调多义,一音多调多义、且意义相容,多音多调多义之别。在诗词写作中,要先把握字义,以字义定音调,以字调断平仄。 前不久,作了一首七绝《初冬银杏》:“抱叶犹存造化心,悠悠千载道行深。无须藉得众人口,一夜西风便烁金。”个中“行”字的使用颇费斟酌,堪为辨析平仄的一个典型字例。 初用“道行”一词,“行”字该怎么读,心里有些模糊。查《中华新韵府》,“行”字有三注:(1)读hang,二声,义为道路、行列、排行、行业;(2)读xing,二声,义为走、行为、流通、将要、行李、能干、诗歌体裁之一;(3)读xing,四声,义为行为、巡视。三注皆无“道行”组词。无奈,在手机百度填入“道行”二字搜索,得知“行”的读音为“heng”,二声。复又查对《现代汉语词典》、《新华汉语辞典》,读hang、xing(含二声、四声),义皆同《中华新韵府》,还有一读为“heng”,有“道行”一词,注为僧道修行的功夫,比喻技能本领。至此,心释然——“行”读heng,平声。 一字之音、调辨析,不是多大文章,但于为诗之声律来说,却不可不察。有感此事于人或可启迪一二,故录之为是。
【诗话传书】王和尚论律诗之首联破题(原创/沧浪读诗会) 律诗这种体裁历来最受诗人喜爱,然亦最难写。所谓“融各体之法,各种之意,括而包之于八句”,故而技巧最多,声律最严,而立意更讲求气象雍容、警策峻拔。 于章法而言,律诗写作要求章法谨严,浑融一体,上下相应,转合无痕,余韵悠长。宋代诗人唐庚曾有言说“诗律伤严似寡恩”,南宋理学家朱熹更认为“看文字如酷吏治狱,用法深刻,都没人情”。此言可知写诗之精细严苛。 律诗写作讲求虽多,却并非无章可循,虽然“诗无定法”,然而若想“随心所欲而不逾矩”,首先应该明白律诗写作之章法要求。清代诗论家叶燮在谈律诗章法时,曾有精妙的论述。他说:“(诗)直叙则无生动波澜,如平芜一望;纵横则错乱无条贯,如一屋散钱。”由此可知章法之要求有两点:其一,写诗须有波澜,平铺直叙则缺少婉转韵致;其二,律诗写作之波澜也要注重层次章法,否则就会显得散乱纷杂。 元代诗人杨载将律诗章法厘定为“起承转合”,此言虽略拘泥呆板,却也揭示出律诗写作的常用“套路”。所谓起,即律诗之“破题”,或即事而起,或对景而兴,或扣题而起,要平稳结实,从容不迫。 律诗之首联破题,要干脆利落,或者写景渲染情绪,为后文蓄势;或者擒题而写,谓之“单刀直入”;或者引事而入,表露感情。诗词系文字之精华,亦是文字之艺术,切忌拉杂啰嗦,不着边际。起句爽利既能直入主题,也能迅速将读者代入情境之中,否则就容易模糊视角,不知作者言之何物。 律诗之破题有平直从容者,也有突兀高远、做惊人之笔者。突兀高远的惊人之笔,容易吸引读者阅读兴趣,平直从容的破题则更有雍容气度。何种起句为好,则视诗意而定,不可拘泥教条。 王和尚颇喜清代诗人黄景仁《春日客感》之首联 “只有乡心落雁前,更无佳兴慰华年”,起句突兀高峻,扑面而来,瞬间把读者带入到浓烈的孤独思乡情绪中。写类似警拔之起句要注意一点:谨防笔力不继。若后文诗思乏力,则容易“头重脚轻”,显得整篇不够协调相称,故而非有才力,非有深情,不可多用此类手法。 律诗之首联破题,要注意两点:其一,交代写诗缘起,伏诗情之脉于其中;其二,吸引读者注意,为后文蓄势,引领下文。常用之法有: (一)因果倒置式写法。如杜甫《登楼》首联为“花近高楼伤客心,万方多难此登临”。登楼观花,本是让人开心之事,作者却写“伤客心”,这既是给出结果,也是留了一个悬念,下句点出原因,因为如今正是万方多难之时,景色再美,也难以让作者舒怀。这种上句写果,下句写因的写法,自然“起势不凡”,最能引起读者好奇心。 (二)情景事交融式写法。如杜甫《刘九法曹郑瑕丘石门宴集》首联为“秋水清无底,萧然静客心”。上句写景,后句写情,以景为情绪做渲染。此法需要选择典型意象,才更有表现力。亦有上句写景,后句写事,如“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明妃尚有村”,亦是前景后事。这种写法,先以景出,主要是起到渲染作用。 (三)疑问式写法。如杜甫送裴虬之五律,起句为“孤屿亭何处,天涯水气中”。疑问式起句,更能增强悬念,引起读者注意。杜甫七律《蜀相》之首联为“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亦是此法。如此写,则更能体现他寻觅诸葛亮遗迹的急切和迷茫之感。 (四)平直式写法。比较常见,娓娓道来,从容不迫,可表达舒缓的情绪和轻松的心情。如杜甫游览何将军山林组诗,其第一首五律的起句为“不识南塘路,今知第五桥”,虽略用了对比手法,而语气则平和从容,显得优游不迫,而为后文做好了蓄势。杜甫五律《题张氏隐居》其二诗中,开头即写“之子时相见,邀人晚兴留。”写得轻松自在,平和自然。 (五)对起式写法。杜甫写律诗,在首联惯常用“对比式”起句,这种破题方式显得工整严谨,比如“战哭多新鬼,愁吟独老翁”,“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无家对寒食,有泪如金波”等。这种“对起式”破题,对文字的把握和意象的选择有极高的要求,文字须精炼,意象须典型,而诗意中也多暗藏对比之意,如此情绪则更为突出和精炼。 律诗的首联破题,古人有不少论述。诸如,明朝谢榛认为“起句当如爆竹,骤响易彻”;清人施补华也认为“(律诗)起处要有崚嶒之势”。其意均指律诗破题要有很强的吸引力,气势不凡则容易引发后文,也容易吸引读者。《沧浪诗话》的作者严羽也认为,起结即诗的起句和结句也是诗人须用功之处。起句雄健,则后文自然畅达,如长江大河一泻千里而不可遏制。 需要指出的是,律诗的首联也不可过分追求奇险,否则有造作诡怪之嫌。谢榛就认为“(起句应)隽伟而不险怪”。诗之破题应该缘情而发,不可危言耸听,故作“危语”,刻意追求险怪,反而会失去诗之本旨。故清朝诗论者东方树曾指出奇警之句应该出之自然,流转而不费力,如此方为妙句。(本文有删节)
《方台钓韵》微刊社,是以中华诗词研习会河北创作中心为基础,面向全国,依托微信平台,建立的一个非地域性的网络诗词组织。
《方台钓韵》微刊社的诗路行进口号是——携手诗路,诚敬艺术,拓展交流。
顾 问(特邀作者)
石香元 许清泉李葆国梁剑章毕元明陈金锁
王占民 高 谦 孙双平于建鈞
社 长:杨海钱
常务副社长:王润生魏献平贾宝成
副社长:
刘鹿宁齐志强姚崇实尚正欣 高建国 于志栋
主 编:杨海钱
常务副主编:仇玉英
副主编:李爱梅 张佳亮 于洁茹 闫会柳 闫俊峰
秘书长:高建国(兼)
副秘书长:
王剑文于洁茹张玉芳 段二强 关胜伶 尤德木
段有珠 李梦丽
微刊同仁(以姓氏笔画为序):
于秀英马锡斌王玉湘王国章 尹永平 孔祥华
冯发珍任胜利 刘激扬 安向雷 毕麦娥苏兰芳
李庆春 李克尧李俊莲 吴丛海 宋振吉 张全寿
张昌武 陈振中 邵惠荣 周保祥 袁明正高天栓
曹月萍 梁淑艳 淡 泊 程素娟程淑萍 霍庆来
感谢您对《方台钓韵》的友情传播!
主编杨海钱微信号:yiq1949323783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