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网络名言

程水葆|喋血的毛衣(小说连载二)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吧!
喋血的毛衣(小说)(程水葆)二然而,万没料到,当他俩的恋情被小翠的父母得知以后,其父母是大为光火、坚决反对。给出的理由:门不当,户不对。母亲怒目圆睁地呵斥道:“你这个死丫头,怎么一点都不长头脑啊?慢说,你们俩现在都是学生,应以学习为主不能谈恋爱,即便今后走上社会,有了工作可以谈了,也不能找他呀!他的家庭什么条件,而你的家庭什么条件,你心里不清楚吗?他妈去世的早,他爸只是个一辈子在泥地里刨食吃的泥腿子;而你呢,父母双全不说,你爸可是个几十年如一日,脚上的皮鞋始终擦得锃光瓦亮的镇党委书记耶!”其实,关于门第问题,吴明早就有所考虑,并将此担忧向小翠表露过。可小翠,每次都是信誓旦旦地承诺: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父母管不了,她是决不会嫌弃、抛弃、放弃于他的。这才使得吴明有信心和勇气与她继续交往下去。然而,严峻的现实,不啻给了小翠一记响亮的耳光。事实证明,小翠还是太过于幼稚,太盲目自信,也太低估了她父母的能量和压力。当父母觉得小翠执迷不悟、一意孤行时,便在背后商量采取釜底抽薪的办法,借她高考名落孙山为由,索性不让她继续去复读,他们宁愿把她养在家中,也不愿看到她再与吴明有任何往来和瓜葛,其目的,想要尽快把二人刚挑明不久的关系扼杀在萌芽中。对于父母的蛮横态度,小翠是十分震怒,也曾做过激烈的反抗,甚至还为此绝过食。然而,当有那么一天,恼羞成怒的母亲,突然手持一把剪刀顶住自己的脖颈,歇斯底里地让小翠在她和吴明之间做一抉择时,小翠被母亲以死相逼的举止给吓傻了,终于丧失了反抗的能力。此时的她,恍如一头被绑缚住了四蹄将待宰的羔羊,纵有浑身力气也无法挣脱,只得由口中发出毙命前绝望的哀鸣声。万般无奈之下,小翠违心地表态不再与吴明来往。不过,她泪眼婆娑地恳请母亲,能否让自己与吴明再见最后一面,说,有些事情需当面跟他解释清楚,做到好了好散。母亲沉吟了片刻,似乎感觉小翠已有所醒悟,便放下了手中的剪刀,点点头,以示勉强同意。随后,带着尚未完全消弭殆尽的余怒,悻悻地离去了。母亲走后,小翠关上闺房门并从里面反锁住,转身匍匐在被子上失声痛哭起来。她哭自己命运太苦,哭亲生父母太不理解自己,更哭她与吴明之间才刚刚开始、便将有始无终的那难以割舍的情愫……不知哭了多久,猛然间,小翠好像记起了还有件重要的事情需立马做,便一个激灵从床上弹了起来,并迅速脱去自己上身穿的毛衣,三下五除二把它给拆散了,接着从抽屉里翻出原先打剩下的同颜色毛线,掺和在一起重新绕成团,又拿出篾针,兀自端坐于床沿边,起好头后一针一针地开始织起来。原来,小翠决定要给吴明织件毛衣,在即将与他面晤时,亲手把它交给他,好让毛衣代替自己与心爱的人永远相依相伴在一起。就这样,随后的日子里,除吃喝拉撒之外,小翠几乎是整天把自己关在闺房内,夙兴夜寐、昼夜奋战,终于仅用了一周时间,便将一件带有姑娘体香和深情的毛衣织就完毕,并特意在毛衣反面的胸口处,绣上了“吴明”两个小字。然后,她双手捧起毛衣,将自己的脸颊紧贴了上去,深深地陷进了痛苦的沉思之中。
(未完待续)
——作者生活照
作者简介:程水葆,又名李懿,网名滴水穿石,安徽南陵人,祖籍肥东。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音乐家协会会员,安徽省民俗学会会员。出版散文集《心田里的足迹》、《心田里的耕耘》、《镜湖絮话》等多部作品。提示:向上滑动页面即可浏览岚山诗话编辑部:
主 编:恍若流年顾 问:王声春、林泽祥
编 审:秋雨芬、邢小锋、郑香丽主播团长:叶子晴
执行编辑:天涯一支剑推 广:蔷薇下的幸福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微信:392332317(主编)
18979719874(编辑)
1、投稿原创首发:诗歌、散文、小说、音乐等作品。投稿时先发正文,再发作者简介和近照一张。配乐朗诵欢迎自带音频,并附上主播简介和照片。谢绝一稿多投,若五天后没有收到刊发通知请再另投它处。
2、稿费源于赞赏。刊文后7日内总赞赏的90%将发放给作者(作者60%和主播30%)7日后的赞赏不予发放。
3、投稿累计达3次以上则默认邀请为特约作者和主播。特约作者的所有作品将编入个人专辑。每月推选优秀作品同步更新在今日头条、360图书馆本平台号上。
4、《岚山诗话》以文会友,请全体成员应主动在文末留言、点赞和在看,全方位的宣传作者作品,给广大文友一个温馨快乐的天地!感谢您的关注,我们的平台因你而精彩!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