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伤感说说

赵立强‖散文:野鸡翎

关注「文斋堂」,与您一路同行
野鸡翎文/赵立强
“野鸡——野鸡翎,套马绳,马绳开,大鸡小鸡牵过介子(几个子)来——–。”这号子,有多少人喊过?听过?我喊过,上小学的时候,应该是三年级左右。在家院墙外的那片空地,印象当中留下的是,靠西边的角落里有一个石头碾子,还有冬天的夜里,那里洒满的月光。这里可不只有“野鸡翎”还有“升级版的捉迷藏”“撞拐”“拉纤”还有孟老师的鬼故事,以后有机会咱一样样讲,个个精彩。那时候,一天上五节课,上午三节课,下午两节课。放学的钟声还没有响,有约的黑眼珠子就开始转了,联络人开始串联——神秘人飘到你身后一句(黑介玩呗?翻译过来就是:晚上一起玩吧)。从你脖子后面飘进你的耳朵,往往得到的回答都会是爽快的。放学后一路的狂奔,到家扔下书包,手里拿上一块干粮(一般都是玉米窝头)匆匆去“帮家里忙地里活”。吃晚饭是我们最紧张的时候:写作业?那时候没有这个概念,虽然狼吞虎咽,可是还没有吃几口,街上早到的人开始召唤了,他们围成一圈,懒散而凌乱得踏着“舞步”开始征集令:“野鸡野鸡翎,套马绳,马绳开,大鸡小鸡牵过介子(几个子)来——–。嘿——嘿。”一遍一遍的喊,拍手、跺脚。如果有手电光速扫过,会看到浓密的尘土在大家头上升腾。坐在饭桌前的我们,身子不停的扭动。家长看在眼里,“好好吃饭!”的一声呵斥,更触动了两条腿的神经,随着一阵紧张,“腾”地站了起来,顺口说着“去某某家…….”后半句随便嘟囔点什么,撒腿就跑,随便家长怎么叫,只当没有听见。随着噔、噔、噔远去的脚步声,大人们故意绷着的脸,便随之放松开来,因为他们小时候也是这样的…..月亮升起,有人喊:分了、分了。手心、手背,平分为两队,有时因为强、弱不均而发生争吵,经讨价还价,两队互换一两个人。面对面拉开几十步的距离,各自手挽手站成两排,这是需要互相发狠话了:我撞飞你的二哥,我撞烂你的塌鼻子,嘎不嘎等着瞧。“战斗”开始了。挑战一方,晃着拉在一起的手,整齐划一的喊到:“野鸡野鸡翎。”——看吧头戴野鸡翎的战将已经在你们面前,我要冲开你们的长蛇阵。应战一方同样高喊:“套马绳”。同时高高举起相互紧紧扣在一起的双手——这就是一道牢不可破的城墙,谁敢过来,这里有套马的绳子等着你!另一方回答:“马绳开!”——我要冲断你的绳子,冲进你们的阵营,杀你个人仰马翻。迎战一方又来:“大鸡小鸡牵过介子(几个子)来。”——这一句要喊得一脸的蔑视,如果表现在脸上,一定是撇嗤剌嘴,两眼斜向看天。像小鸡仔一样的人,来几个吧。挑战方问到:“要谁吧”。应战方早已经选定了对方队伍中的一个,齐声喊到:“要##”。被点了名的人,从自己的队伍中脱离出来,选一下自己合适的助跑距离,往往还要将双手手指卷成喇叭状,分别吐上一口唾沫,随着两声“呸、呸”,给自己鼓足了勇气,还要敞开自己的小棉袄,跑起来更有飞一样的感觉,但主要还是震慑对方一下,那时候棉袄里面没有衬衣之类的,结构层很简单:棉袄、肉。如果冲不过人墙,他就被留下来而为“敌人”效力。防线被冲开,将带走一个“敌将”。不管是得胜而归还是被俘都有一场“戏”要演,冲过人墙的,领着老老实实跟在自己身后的俘虏,那个表情叫骄傲,那个步伐叫蛮横。反之,一旦被墙拦住你就惨了,就会被对方团团围住,按倒在地得到一阵暴栗,或者是顶墩(就是用膝盖顶你的屁股墩),一边对你实施“酷刑”一边问你:“嘎不嘎、嘎不嘎。”嘎——就是学鸡叫了,认输了,是一只被拔了尾巴翎的秃尾巴鸡了。这时你可以奋力反抗,逃回本阵,这是战场的高潮部分,敌我双方一场混战,救人的不能直接参战,这是规矩,只能在外围摇旗呐喊,鼓励战友要坚强,出主意,比如抱住谁谁谁,比如掐住谁谁谁的脖子,还有叫把脑袋藏在谁谁谁的裤裆里……..哈哈哈………更有趣的是卧底的尴尬——对“敌营”冲击无力,很快投降。当自己人冲过来时一冲就破,结果敌人的猛将一个个被掳走。被发现了会被追打,只好厚着脸皮逃回本阵,当然也有无中生有的“诬陷”,还有离间计破坏“敌人”的团结。“战场”上始终被肆无忌惮的笑声笼罩着,嗓子连笑带喊哑了,干咳着。清亮、无邪的笑声被空旷的月空传的很远很远。一群敞着怀,头上冒着热气,穿着露出大脚趾头棉鞋的半大小子累了。夜深了,战斗无力了。大人们一声声叫着自己的孩子回家睡觉。月光下的深巷里,传来一声声的联络声;“到家了吗?”“到了”对方到不到家不重要,重要的是喊声给自己壮壮胆,因为散场时有人偷偷告诉你:你家门后有个顶门棍,一走一顿!害怕吗?这片月光和泥土地,见证了我们纵情的憨笑,吸附了我们脸倘下的汗水;被趟起来的尘土把我们变成了泥猴,还有被“敌人”酷刑折磨出的泪水,它们珍存了我们的快乐。夜静了,一群头上戴了野鸡翎的英雄们,把笑声撒满整个天。带着自己制造的快乐,钻进松软的被窝……作为万物之灵的人呀!在浩渺的宇宙,生、灭只是一瞬。经历漫长进化,从简单思维,到意识到情感。要面对孤独无助,面对风霜雨雪,面对猛禽、病毒。我们是不是应该珍惜每一丝的感动,哪怕是片刻的动情!
作者简介:赵立强,50岁,石家庄市,建筑职工,闲时喜欢看书。学着写一下。
平台启事
新的一年,我们重新相聚,重新出发!欢迎各界朋友继续关心、关注《文斋堂》,并向本平台投稿。我们在新的一年里将继续与广大作者、读者一道,在文字的海洋里遨游。
平台宗旨:让文字温暖我们的心灵!
征稿要求:1.来稿一律发微信13886223417。投稿请附100字左右的个人简介及个人生活照1张。编者收稿后会及时处理及时回复,在此期间请勿多投。
2.为保护原创者权益,我们只收原创作品,即未在其他微信公众号上公开发表过的文章。如发生抄袭或涉密或触犯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的,一切责任由作者自负。如因版权或其他权利问题引起纠纷的,请投稿人与版权方自行处理,本平台不介入其中。
3.文章类型为散文、随笔(不涉及政治评论)、诗歌、小说等均可。文章以2000字以内为宜,小说不超过3000字,诗歌一次2-5首,特别优秀的可安排连载。
4.本公众号所发文章的观点均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或立场。稿件凡经本平台使用,即视为作者同意授权本平台其作品包括但不限于在网络传播权,如不同意以上授权,请在来稿时予以声明。
稿酬规定:文章采用后,一周时间为限,每篇文章所获赞赏金总额,10元以上者70%发放给作者,10元以下者不发放作者,留作平台经费。在文章发布的第8至10天之内,以微信转账的方式发放。作者请加主编微信13886223417,请关注《文斋堂》。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