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伤感语录

【散文·随笔】郭金林 | 西丰向西是太行

西丰向西是太行
文/金林
一大早,我们站在村西的半坡上,遥望着这盛夏的日出东方。早起的西坝基人很多,结伴着三五个街坊结伴,徒步在这渠畔路上,树林里百鸟雀跃,红旗渠水流淌着,那流淌的不仅仅是漳河水,还有希望。茂密的青障森林中,不时地会有松鼠、野兔乱窜。
快看,脚下米把宽的渠岸,小方红的石牌上刻着当年修渠的村庄,西牛,陵阳,定角,刘家岗,据老父亲曾经讲西丰修的那一段应该在任村镇白家庄那一段……
什么叫对历史负责,我想这一各个个小小的界石就是很好的说明。林县人民用智慧和勤劳,垒砌了这举世闻名的三千里渠长——
我们身背干粮和水,倒也没觉得多累,一会儿就登上了太行之巅。悬岩峭壁中,光滑拉平的水岸线印,一层又一层,弯弯曲曲,好像那海水还在拍打着依偎在她身旁的山岗。风雨纪录着上忆年的太行,岩石的裂痕缝隙中藏着大自然的变化与沧桑,这里曾经也是汪洋,也正是在这里,演绎了真正的沧海桑田。
看看这千奇百怪的红石山嘴,就像那鬼斧神工地雕刻过的一样,百丈红崖,配生了长长的灌木绿装。我们歇歇脚,喘喘气,再抬头仰望几许,凝望的天空,浮想开始连篇。
蔚蓝的天空正飘着几朵白云,这不是拉萨,确胜似拉萨,这西丰的天和地之间也有这蓝天白云的圣洁。
醉心于这天然的绿色大氧吧,厚厚的植被,挂满了还没真正熟透的四季野果,深深的山间,奇特而多样的中草药材是我们的宝藏。
西丰人,就生活在太行山下,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六百多年的荣光,大山就是我们的记忆长廊,层层的山林是我们西丰文化这篇大文章的段落。如今,在新时代的天空下,我们有了更加丰富的幸福生活,田间地头忙一晌,偶得闲暇尽逍遥。看吧,这5A景区级的地方,很让人享受和向往,越来越多的“故乡人”“他乡客”还乡西丰,深吸一口新鲜清静的空气,捧一捧山泉水,甘甜中寻一丝本来的味道。
山水之间,我们连聊天都显得大气磅礴,我们谈天说地,我们在太行之巅,以更大的视角展望西丰未来的美好兴旺,
一阵风过,梳理了心中全部的思绪,我是幸福的,满足感油然而生。
【作者简介】
郭金林,西丰村12队村民,现居上海。《西丰文苑》签约作者,50后,原林县四中毕业,自小酷爱阅读文学小说,诗歌散文,中年忙于创业,现己退休,爱好登山、旅游。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